你写忏悔录了吗?(太3:1-12)

—— “黑暗不能胜过光”马太福音证道系列之五

2016年06月26日
王怡
证道经文:
马太福音3:1-12
显示

弟兄姐妹们,平安!

上周教会有一场葬礼,是88岁的雍国权老姐妹在受洗8天之后回天家;也有新生命在我们之中诞生,是郭海弟兄和管园园姐妹的第二个孩子。非常的感恩,我们在这个生死的圣约团体中信靠认识了耶稣基督。

那天我们打滴滴去于弟兄家,快到时,司机忽然发现我们是去奔丧的,他就有点焦急,问有没有另一条路可以回去。因为按照中国人的迷信,如果遇见死亡,不能原路返回,一定要走另一条路返回。死亡是今生最大的事,遇见死亡怎能保持原状呢?我想,今天来到教会的朋友,中午你们再不能原路返回了,因为在教会听到神的儿子为你们死而复活的信息,谁能面对这个消息还从原路返回呢?谁能听到这个消息生命还保持原状呢?愿主帮助我们。

我们低头一起来祷告:

主,我们感谢赞美你,在人类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几个有名的忏悔录,卢梭、托尔斯泰也写过他的忏悔录。我们听到施洗约翰向犹太人发出的悔改呼召,那一位比他更大的、他为他提鞋都不配的、要用火和圣灵施洗的,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求你今天呼召我们每个人悔改。每个人一生在你面前,都有一本忏悔录,可能不会在世上流传,但天使会观看、会仔细地考察。凡是属神的儿女在天使那里,都会成为一本名著。主,求你带领我们,使我们听从你借着施洗约翰向我们发出的悔改呼召,让我们去认识那一位他为他做开路先锋的救主耶稣基督的福音。听我们如此祷告祈求,奉靠耶稣基督的宝贵圣名。阿们!

一、施洗约翰的悔改呼召

马太福音第二章结束的时候,是耶稣被父母带到埃及,然后出埃及到加利利,在拿撒勒村住下来。就像你们看电影,前面一幕耶稣才几岁,第二幕就打上25年以后,施洗约翰出场,这个人非常地令人惊讶。第一,他的形象令人惊讶,他吃的是蜂蜜和蝗虫。蝗虫据说是一种体积很大的蚱蜢,在非洲有的人还吃这个东西。他穿着骆驼毛,你可能只在小说、电影里看过,是披在肩上或束在腰上的。然后他又做了一件非常令人惊讶的事,就是呼召以色列人悔改,在约旦河为他们施洗。这个事情是多么的大胆,他说的话令人不可思议。

作为以色列人,他们悔不悔改呢? 按以色列人圣殿与献祭的制度来看,以色列人每天都在悔改,他们的悔改是包含在献祭制度里,他们要给钱、献斑鸠、献其他的祭物。这个穿着打扮很奇怪的人,站在河边呼召以色列人来悔改,意味着对整个圣殿的献祭制度的否定。那边不是在赞美、献祭、赎罪吗?圣殿天天都在运作啊。约翰呼召他们悔改,至少意味着他抢了祭司的饭碗 ,否定了人家工作和献祭的效果。他不是呼召那些没到圣殿献祭的人到他这里来悔改受洗,而是呼召那些已经在圣殿里献祭过的人到这里来悔改,这等于否定了整个以色列人的社会。他还做了更令人惊讶的事,他责备那些以色列社会中最好的、最体面的人。法利赛人、撒都该人都是以色列的道德、宗教、政治意义的上层,其中撒都该人垄断了公会。当这些人来的时候,施洗约翰骂得更厉害,他的焦点和锋芒就是指向这些人。还有更令人惊讶的事,就是他宣称还有一位比他更大的要来——我为他提鞋都不配;他来了就要用火和圣灵给你们施洗。

我分享两点:谁需要牧养,谁需要悔改。看你左右两边,到底是谁需要悔改?因为在以色列人中存在假的悔改,所以约翰才出来呼召真的悔改。当我分享这两点以后,我会向你们发出约翰向你们发出的呼召——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你们不能原路返回你们的家!

二、谁需要悔改

你看两幅画面。一副画面是,当弥赛亚要降临的消息借着外邦人传到我们当中来的时候,这里就出现了君王、祭司、文士、还有合城的百姓。不单单是希律王要杀耶稣,祭司、文士有没有成为杀耶稣的同谋呢?他们是提供消息的人。合城的百姓有没有参与对弥赛亚的追杀呢?有。君王、祭司、百姓,就是整个以色列人。

几年之后,我们又看到另一个画面。主耶稣基督的那个时代,犹太社会里有一些什么样的人呢?除了25年前的君王、祭司、文士,这里还出现了法利赛人、撒都该人。约翰是哪一派人?是爱色尼派,就是死海昆兰派。还有,就是奋锐党。在以色列基本上就是这四大门派。第一派是法利赛人,是遵行、研究旧约的,在洁净和道德上都有很高的要求,不单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有很多真诚的法利赛人,这个群体是社会当中的道德榜样,他们基本上是每年的青年领袖、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撒都该人在政治上倾向于与罗马人结盟,掌控了圣殿和以色列的公会。他们在神学上有点像自由派,因为他们不相信复活。他们的信仰就是一个今生的信仰,而且是跟罗马的权势紧密结合的一个群体。你们想到哪一个教会的群体?三自教会。法利赛人就像今天的改革宗或福音派教会。爱色尼人就是昆兰社团,他们觉得整个教会、以色列社会、撒都该人、法利赛人都败坏了,他们就退隐到死海边的沙漠中。他们是教会中最早的苦修主义者,约翰的打扮就显明了他们的这种方式——持守贫穷,远离奢侈的、城市的、腐败的耶路撒冷城。他们在那里专心遵行上帝的道,研读、抄写神的话语。很感恩,我们发现的死海古卷保存的那些很古老的经卷,就是他们奉献自己的一生,在那样的条件下做的。对照今天的教派,还有一派是奋锐党。这帮人希望改变社会,他们认为罗马人与以色列人结合在一起狼狈为奸,他们希望恢复大卫王朝,恢复神权政治。他们比较像今天教会的自由派,追求社会福音。这个类比不太准确,以色列的各门各派,在2000年教会历史中,各有不同的寻求,不同的方向,也有各自的问题。

施洗约翰是爱色尼人这个流派出来的,但他最重要的身份是施洗的约翰。在新约当中一个人一辈子会干很多事,有多重身份,但是圣经最后用一件事盖棺论定:约翰就是施洗约翰,犹大就是卖主的犹大,彼得被称为西门彼得。在神的眼里,你的一生不是根据你的成就、身份,而是根据一件事,根据你与那位教会的元首耶稣基督在救赎历史当中的关系,最后给你一个评价。约翰不是作为昆兰社团的约翰而留名的,他是作为施洗约翰,主耶稣基督的先锋,那位呼召“天国近了,你们当悔改”的旧约最后一位先知被纪念。谁需要悔改?法利赛人、撒都该人、爱色尼人、奋锐党人都需要悔改,所有的以色列人都需要悔改。连施洗约翰都需要悔改——他见到耶稣说,应该是我在你那里受洗。

三、五种假悔改

我们来看什么是假的悔改。法利赛人有他们悔改的方式,他们努力遵行神的律法,遵循安息日的教导,还加了许多更加严厉的自以为义的方式,这是他们的悔改。撒都该人、爱色尼人、奋锐党人也有他们悔改的方式。如果他们悔改的方式蒙神悦纳,约翰就不会站出来说:“你们要悔改”!

我们来讨论五种不同的假悔改。

第一种是羞耻感。上世纪有一本研究日本的书叫《菊与刀》,提出日本人的文化有一个特征,叫耻感的文化。日本人对很多事情要求很严格、精致,是完美主义者。如果稍微做得有点不好,他们感觉就很羞耻。西方基督教的的文明是罪感,罪恶感是他们要解决的一个问题;但在日本的文化中,羞耻感是他们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日本作家野島刚出了一本书叫《被误解了的日本人》,他说大部分日本人非常有礼貌、很恭顺,这其实是对日本人的误解。什么叫羞耻感的文化?野岛刚解释说,这意味着日本人是世界上最喜欢赔礼道歉的人。赔礼道歉是被他们的羞耻感推动的,这不代表他们真心认罪悔改。

这就提醒我们,你的赔礼道歉有多少是羞耻感的推动,而不是真正触及内心的认罪悔改?耶稣的名字,代表着把他的百姓从罪恶中拯救出来。你要解决的问题是罪恶还是各种各样的羞耻?

第二种,是中国文化中的道德主义。前段时间看到一句话:中国人用道德来反别人,西方人用信仰来反自己。这话有点道理。中国的文化就是道德感,假的悔改就是道德主义的悔改。法利赛人被骂得这么厉害,就是指向他们的道德主义悔改的方式。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种典型的道德主义的文化。我认为在中国文化中,最狂妄的有这四句话。第一句话是孔子说的,“七十从心所欲而不愈矩。”就是说,到了七十岁,我从内心里发出的愿望和做出的事情,都合乎仁义道德了。我认为,这就是不要脸。第二句不要脸的话是屈原说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是道德主义者的痛苦,而道德主义者的痛苦是自找的。第三句更不要脸的话是张载所说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在没信主的时候,这句话就是我人生的坐标;还有一句是当代新儒家熊十力说的:“举手天外望,唯我这班人。”我在没有信主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觉得中国之大,只有我们这些人在忧国忧民,举手天外望,好不容易望一次,就只有我们这一班人。

同学们读过第四句著名的不要脸的话吗?就是《陋室铭》里刘禹锡写的:“斯是陋室,唯吾德馨。”我们家虽然很小、很穷,我们家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我们家充满了道德发出来的馨香之气。中国文化与基督教最大的冲突就在这一点——道德主义的自负——人人都自我期许、自我评价、自我称义。他们中最优秀的人、最不错的人、最自我称义的人,最配施洗约翰的咒骂——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因为这四句话唯独只能用来形容耶稣基督,唯独只能用来形容施洗约翰说的在我之后要来的那一位,而不能属于人类当中的任何一位。中国文化最难以承认和破碎的一件事,就是精英即败类——人类文化当中的任何一位精英即败类,道德即无德。什么是福音?什么是道德文化?什么是基督教文化与儒家文化的冲突?福音的文化,是由那些强烈渴望被神拯救出来的人塑造的;而儒家文化、道德主义文化,是那些强烈渴望把他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的人塑造的。

过去几十年,中国最大的道德动力,就是把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基督教相信道能弘人,而儒家文化相信人能弘道,而不是道能弘人。这是一个针锋相对的、黑白分明的、非此即彼的、不可调和的冲突。只有你意识到这个冲突,看见你生命中的这个冲突,才能够理解约翰为什么会发这么大脾气,说那么难听的话。为什么约翰发出那些不留余地的、不跟你商量的悔改的呼召。我给一个朋友谈,我深深地厌恶儒家文化,是我深深地厌恶我自己,我就是在这种文化中被浸泡的,我厌恶自己身上那一切人能弘道的道德上的傲慢,意识上的自义,那种人本主义的深深的烙印。信主十几年了,这个烙印在生命中仍然没有解决。中国文化的实质就是一种道德主义、一种泛神论的道德主义。

一个信了福音的人,反过头来看各种各样的道德,无论是中国儒家的、道家的,还是犹太人法利赛人的,我都不能不生出厌恶之情。当你生出厌恶之情的时候,就能理解施洗约翰的愤怒,和他心中深深的厌恶之情。不是我们对中国文化缺乏温情与记忆,而是因为我们就是道德主义的产物,道德主义深入我们的骨髓。我们信主、侍奉主以后,道德主义仍然构成了我们内心和生活中最大的挣扎之一。这是我过去的一段时间深深地感受到的、在自己生命中省察到的。我们的痛苦,恰恰来自于我们难以摆脱这种文化。道德主义并不只是体现在中国文化中,而是深深根植于人类普遍的罪性中,甚至体现在犹太人——这个上帝选民中的法利赛人里面。我们不是在厌恶中国文化、厌恶儒家,我们是厌恶自己,在尘土与炉灰之中厌恶自己!

孔子有句名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如果孔子当年走到约旦河边,听到施洗约翰的这一番话会大吃一惊,他会受不了,因为约翰责备的焦点,不是女子与小人,而主要是指责君子。如果孔子今天到秋雨之福教会,也会大吃一惊,他发现耶稣的教会主要是女子与小人组成的。所以,约翰在这里说: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他是预告耶稣来的主要工作方向。接受福音的人,主要是女子与小人。耶稣传福音的对象主要是女子与小人。拒绝福音的人,主要是绅士和有教养的人。

道德主义的实质,主要是自我膨胀。自我膨胀,是所有不信主的人的特征。他们假设,他们认为,或者他们至少希望这个世界是为他们而存在的,为了他们的幸福、自由、健康、平安而存在。真正悔改信主的意思,就是要打破这种自我膨胀。美国加州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麦可·霍顿牧师讽刺说,今天福音在很多基督徒那里,被改造成对这个假设的强化,而不是对这个假设的打破。就是说,即使上帝,也是为了我们的幸福而存在的,这是一种多么令人吃惊的自我膨胀,这是一种假的悔改,是假的信心塑造的自我膨胀。耶稣来就是要破除你的自我膨胀。今天许多幸福的人,活在一种更大的自我膨胀中,所以道德主义的悔改一定是假悔改。

第三种,把知识和教养当信仰。与道德主义有关系的,就是知识和教养。我曾经觉得教会里按两种标准看有四种人:有信仰和有教养的,有信仰没教养的,有教养没信仰,没信仰也没教养的。你喜欢哪一种?大多数人喜欢的都是有教养的人,不是有信仰的人。但是,我突然发现,最危险的人不是有信仰没教养的人,虽然你有点不喜欢,他难交往、习惯不好,但他比较真诚,问题一下就暴露在你面前了。而有教养没信仰的人相当危险,因为有教养的人很容易把自己的教养误认为信仰,这是教会中很大的问题。把人的品德与教养误认为是敬虔,外人这么认为,就是牧者也容易这样认为。张弟兄、李姊妹多好呀,事情做得巴巴适适的;对人多好啊,就像一个有信仰的基督徒。到最后你才发现,他不是有信仰,而是有教养。而他自己也要过很久才发现,我不是有信仰而是有教养。在所有人眼里,我是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其实我没有真正地悔改;我这个人就是不悔改对人也是很好的。有没有这种人?有。就是不信主,在人群当中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喜欢他。但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即使真的悔改了,80%的人都不喜欢他,可能要过20年才会喜欢他。你在乎哪一样呢?主耶稣在乎哪一样呢?主耶稣基督在乎的不是教养,是信仰。我们在乎的是主。你在教会当中跟什么样的人关系最好?不是最有信心的人,而是按照你的标准,是最有教养的人。这是一个很大的危机。

有两件事,让我有比较大的反思。我比较讨厌喜欢跷二郎腿的人,对不起啊,因为我觉得这样做不虔诚,就像我不喜欢那些穿着圆领衫和短裤的弟兄,那些穿着露背装的姐妹来崇拜上帝。我不喜欢那些让孩子在教会里乱跑的人。如果你是这样的人,我不是在批评你们,我是在向你们道歉,我希望在你们面前认罪。最近,我突然注意到一个现象,跷二郎腿的人都是比较瘦的人,没有胖子跷二郎腿的,因为胖的人跷二郎腿不舒服。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不是比别人更敬虔,我只是比别人更胖。

第二件事就是我妻子有一天对我说:“糟了,我得罪了一个慕道友。”就是教会在聚会的时候,有孩子在外面乱跑,喊叫得很厉害,又没有父母管。于是她就去管,说不能在外面乱跑,快去找你妈妈,于是带孩子一起去找妈妈。结果发现妈妈是一个慕道友,那对夫妻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来教会一次,她很不高兴地出来领回孩子,而且最后走的时候,他们两个脸色都不太好。我们就讨论这个事情,是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有时会按知识和修养来判断人。

我们一定会彼此判断、彼此不喜欢,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比如说,约翰吃蜂蜜,穿骆驼毛,按照现在的环保标准,他绝对没有修养,而且不合乎他们的价值观。可能按你的标准,你也不喜欢我。有一位慕道友说:我就等到你们崇拜结束了,我就在教会楼下的路口观察,看你们这些刚刚敬拜了耶稣的基督徒,有多少人会闯红灯。知道吗,慕道友在观察你们呢!又比如说随地吐痰,有一天你会发现王怡牧师在随地吐痰。天哪,我们的牧师也会随地吐痰,我从小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怎么办呢?唯一的决定,就是我要逃离这种人。所以,可能我也会成为你最讨厌的这种人。

有一位牧师指出,今天教会的倾向是受时代文化的影响,用一种社会科学的态度来对付罪,好像罪是按照一种可以预测的原则,是按照五步走、十步走的方案去管理和转换的,如何对付我们的罪,如何变成减肥方案、健身计划、效率评估和心理疗程类似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比较下意识地把知识教养和悔改认罪联系起来的原因,这本质上是一种道德主义的自省的方式。知识与修养并不是悔改的结果,通常还会构成悔改的障碍。需要提醒我们每一位,道德主义的自我反省,把道德与知识、修养联系起来,是我们罪人里面很深的一个罪性,因为其背后推动力是个人的自爱。基督教古典的教义和思想认为,人的自爱是原罪的根,悔改就是要打破这种自爱。

但是,现代基督教的思想,越来越倾向诉诸于人的自爱来作为悔改的动力。我小的时候,爸爸妈妈教育我悔改的时候,通通都是这么做的,诉诸于我的自尊、自爱。自爱本来就是在悔改中要被击碎的东西,是施洗约翰那些很难听的话所指向的目标。为什么他要对以色列人中最有道德的人群发出如此难听、如此决绝的悔改呼召,因为在道德主义的悔改当中,自爱成了你悔改的动力,甚至成了你悔改的结果。

我给你们一个假悔改的方式,就是这个悔改让我的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这种悔改让我更爱自己,这种悔改更让我瞧不起那死不悔改的张弟兄,这就是假悔改非常容易被识别的标志。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测试,在这间教会里,你最讨厌的是谁?你最瞧不起的是谁?你最难以接纳的是谁?张弟兄、李姐妹、王怡牧师,选好了吗?当你真的经历一次在主耶稣里的悔改,那么我请问你:你最讨厌的、你最瞧不起的、你最难以接受的那个肢体,你的主耶稣为他钉十字架的弟兄和姊妹,在你眼里他是否变得可爱了一点,美丽了一点,是否值得你尊重了一点?如果你说,我的悔改和对他的讨厌,这有什么关系呢?我悔改了,他却并没有悔改,在我眼里他就更加讨厌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让我告诉你——你经历了一次成功的假悔改。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我们经历了太多的假悔改。

第四种假悔改叫做心灵的释放。今天,悔改在相当程度被心理学化。美国10年前,有一个基督徒网站,叫做天天认罪网站,这个网站非常成功,每天都有超过130万人登录在上面悔改。有一位19岁的用户说,认罪很关键,悔改不是关乎对和错,而是关乎你要放下你的重担。你要卸下重担才能往前走,就好像要吃一副泻药。有时候你也要经历这个,当我终于鼓起勇气,告诉一个朋友甚至在动车上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我藏了很久的我干的很不好的一件事,我突然就释放了。阳光多么明媚,人生多么美好,我终于放下重担,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了。有位基督徒,他来自德州的一个很保守的基督教教会,他说,我很喜欢看别人的忏悔,因为这让我觉得我并不比另一个美国人更小气、更自私、更自负、更古怪、更可怕,这种感觉让我感到非常的美好。

所以,今天世界上有很多向你提供这种认罪和悔改的服务,因为认罪有利于身心健康,认罪是一种心灵治疗的方式。在这种虚假的认罪方式里,耶稣实际上成了你的另一个自我——不是你与基督联合了,乃是让基督来与你联合,让耶稣取代了你里面原来的那个自我,成为另一个虚假的自我,而不是在他面前真正地破碎自己。

第五种是功利主义的悔改。很多人都会为一件事情后悔,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件事情导致了一个糟糕的后果。你悔改的时候,以今生或者现在为坐标,不是出于对你今生之后的关注,而是出于对今生的关注,从而产生深深的悔恨之情,悔不当初是因为现在。不是以今生以后为导向的悔恨,削弱了对罪的认识,将我们悔改的对象指向了外在的行为、一个糟糕的事情,而我们本质的罪性没有被对付。

施洗约翰说,你们要悔改的原因和背景、强大的推动和压力是什么呢?是天国近了,不是今生的福利。很多人在他们的悔改里会这样说:如果悔改,会得到这份工作吗?婚姻会好吗?签证能拿到吗?有今生的利益吗?如果你悔改,只是为了要获取今生的益处,这个不叫悔改,这个叫赔礼道歉。从小我们就知道,除非你赔礼道歉,否则这些事情无法挽回,所以就是硬着头皮也要陪礼道歉。约翰在这里呼召的悔改只为一件事,天国近了!约翰在这里呼召的悔改,只是为了一个人——在我以后要来的那一位。所以,真悔改,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天国的福音。各样的假悔改,也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今生的福利。

我总结一下,一种是道德主义的认罪,处理我们跟邻舍的关系;一种是内在的治疗和心灵释放的认罪,是处理我们内心和自我的关系。这两个关系都是平面的,平面上的悔改都是假悔改。真悔改都是垂直的方向,真悔改是因弥赛亚君王的来临,是天国来了。这是你悔改的唯一方向、原因和目的。

四、你要写一本忏悔录

亲爱的弟兄姐妹,如果你信耶稣,就意味着你要写一本忏悔录。悔改、信主,应该成为你生活圈子里惊天动地的一件大事。成为基督徒,就意味着要让所有认识你的人,都看见你的忏悔,这是十分艰难的。我看见很多基督徒,不记得自己受洗的日子,因为他们很久没有向大家分享悔改的经历了。一个几乎不为主作见证的人,早晚都会忘记自己受洗的时间、地点,包括为你施洗的是谁。所以,我一般不会问你信了吗?这个问题在后现代带着相当大的困惑性。他说我信了呀,结果他根本没信。这个问题要问得尖锐一点,问得施洗约翰一点,就是你愿意悔改吗?通常你会得到两个回答。第一个,不信的人说,我为什么要悔改?施洗约翰的信息就是很难听——悔改就是让人信主,信主的意思就是让人悔改。你要问自己,我悔改了吗?第二个,教会里面的人,那些已经信主、受洗的人,这种人是教会里的老油条——我悔改了呀!他们不说自己需要悔改,他们会强调“我悔改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过去完成的时态。如果你说,不,是你现在要悔改,你这一周、这一两个月在这件事上悔改了吗?许多基督徒就会陷入回忆中说:哦,悔改,这是一个很久以前的记忆。

我们有的时候都是老油条。施洗约翰不是向以色列之外的人传福音,他就是向耶路撒冷的老油条传福音。我常常感到,向不信主的人传福音难,向教会中的老油条传福音更难。有些人的信主,会成为家族中一件轰动的事,成为公司里的一件大新闻,在各位老朋友、老同学面前的一件尴尬的事。但是更多的是,我们看见一个人的信主,在他所在的人群中是石沉大海、悄无声息,没有构成对自己周围人群的冲击、挑战、提醒和颠覆,众人的议论也没有持续的影响,因为你们没有真正写成忏悔录。所以,我要呼召你们,给自己身边的人写本忏悔录。这是艰难的,这是来真的。施洗约翰是来真的,因为比他还要来真的那一位就要来了,这就是天国近了的意思。我们知道,比他还要来真的那一位,真的在十字架上死了,并且他从空坟墓里真的复活了!

我举几个例子,上次受洗的几位姐妹们的分享都让我很感动。有位姐妹诉说她的挣扎,在她的家族里曾经历过的伤害、饶恕和痛苦。这位姐妹上来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后来有位同工告诉我,这是他这天晚上听到的最感人的分享)。她痛哭流涕,她说在受洗前的几周就一直在想,要把所有的家人都请来,她想饶恕所有伤害了她的家人,她希望把他们都请来听她的见证,表达她对他们的接纳。但她痛苦地说:我做不到,我不断地挣扎。我想饶恕他们,我要让他们理解我,但是我很痛苦,我做不到。那天,她产生了饶恕与挣扎的张力,很真实。就好像那位税吏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有两个弟兄回家,他父亲拿起菜刀就要断绝父子关系,把他们的身份证、银行卡都收掉,不准他们再到教会来。这让他们兄弟两人很痛苦。最近也有一位在校的大学生,终于成功地被学校开除党籍,他的家庭为之受到威胁,不准他参加秋雨之福的聚会,说这是非法宗教活动。有一位大学老师同样被威胁,说他聚会的秋雨之福是邪教组织。他们夫妇写了一封信告诉教会,说我们不会放弃信仰,也不会离开教会。雍国权老姐妹的儿子和我分享,他的女儿是他们家族第一个基督徒,他观察基督教进入这个全是党员干部的家庭,十几年来是怎样地对立和冲击。现在这个家族已经有四位基督徒,还有两位在上福音班,这位老姐妹在离世之前,被主柔软了她的心。这几位的信主,成了他们生活圈子里惊天动地的事。他们在继续写自己的忏悔录,有的时候写了一章就写不下去了;信了好几年,后来又接着写了一章。

各位,你的忏悔录写得怎么样?是不是刚信主的时候写了个开头,直到现在仍然只有这个开头?愿你今天听到施洗约翰大声的疾呼——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不要千方百计地致力于别人的悔改,也不要因为别人的不悔改而自义、苦毒、怨恨。亲爱的弟兄姊妹,好好地写自己这本忏悔录吧,专心地写自己的忏悔录吧。阿门!每一个有形的教会都有法律赛人、撒都该人、爱色尼人和奋锐党人。施洗约翰不是呼召你去识别别人,说“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他还在河边给别人施洗,你去吧。或者你祷告说,“主啊,张弟兄去吧”,我觉得今天的信息对他很重要,他听了就好了;我觉得他听了这个信息,教会都会松一口气。

各位,施洗约翰是在呼召你,你是法利赛人吗?你是撒都该人吗?你是爱色尼人吗?你是奋锐党人吗?你是用自己的方式在悔改吗?来吧,不要看前后左右,就是你,不要往后面看!愿主赐给你新的悔改、新的顺服。阿们!

你的生命当中缺乏真实的悔改已经很久啦!你的悔改是被羞耻感、道德感所推动的,是和知识教养有关的心灵医治的悔改,是功利主义的悔改!你的忏悔录写不下去已经很久了!有一位比约翰更大的已经来了,约翰说,我给他提鞋都不配。你们的牧师,站在这里向你们发出呼召的这一位,连给施洗约翰提鞋都不配,但是我们不是凭着自己,我们是凭着用火和圣灵施洗的那一位来呼召你们——天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你们时日已经不多了,悔改吧!你的青春已经结束了、你的老年就快要来到了、你的头发都已经白了、你的膝盖已经开始痛了、你的腰椎间盘已经突出了,你还不悔改更待何时?你已经开始每天吃药了,你每天都不悔改吗?你宁愿每天吃药,为什么不每天都祷告呢?

亲爱的弟兄姊妹,愿你们每天都有真正的悔改,承认自己的悖逆、失败。承认自己失败的人,有福了。有位牧师说,我在过去的侍奉当中,我尝到一种甘甜的祝福,是因为我侍奉很成功吗?不是,是上帝在过去这些年容忍了我的失败,而且他还救赎了这些失败。所以,承认自己的失败吧,信靠耶稣基督的恩典,就是那位在施洗约翰之后来的,比他更大的那一位!真悔改就是真信心,真信心就是真悔改,归根到底,真正的悔改就是因信耶稣基督而悔改。阿们!

我们一起低头来祷告:

主,我们感谢赞美你,因为你没有按我们的罪来待我们,你仍然不断地借着先知和使徒,使教会建立在这样根基之上所传的福音,就像你起初借着施洗约翰所发出悔改的呼召。求你今天也发出这悔改的呼召,我们每一位听到这呼召的人,我们不再原路返回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不再原路返回我们自己的人生。我们的人生要有一个新的开始,求你来引领我们,在否定自己当中让我们来高举基督。主啊,我们不再说,是这个时代的弯曲带给我不幸,不,是我的悖逆造成了这个时代的弯曲。主啊,唯独在你里面让我承认无,让我的无在你里面成为有。让我承认我的罪,让我的罪在你面前,成为你白白加给我的恩典。感谢赞美神,奉靠耶稣基督宝贵的圣名。阿们!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