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函】政教冲突的属灵益处

2017年11月09日
王怡

各位蒙召“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的弟兄姊妹,平安。

保罗论到婚姻时,他的个人意见是结婚不如独身。不过他并不是从婚姻本身在创造和救赎中的意义而说的。就是说,他并非否认婚姻和生养的价值。而是说,我劝大家“安常守素”,是“ 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结了婚的,要安常守素,不求离婚。没结婚的,也要安常守素,不求结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始终不要为自己、为妻儿、为世物挂虑,而要“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林前7:26-32)。

当我们论到信仰与这世界的一切冲突时,这段经文都表达了一个基本态度。就是凡事都要在一种强烈的,“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的末世论下来观看。而且,凡事都要在一种强烈的,“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的渴望中来讨论。

没有这种强烈的末日感,你怎么想都是空。没有这种强烈的使命感,你怎么说都是错。

有会友向我提出一种担忧,就是在政教关系紧张的时期,教会处于一种备战状态,会有损日常的牧养。我理解他的担心。但我对他说,军队通常都是在备战和演习中完成日常训练。而且备战越迫切,训练效果越好。对教会来说,没有属灵争战,就没有日常牧养。因为,一方面,争战本身就是主对门徒的牧养方式。另一方面,一切牧养的目的就是为着争战。

我见过太多的华人教会,是在备战与演习的缺乏中,灵性渐渐死去。魔鬼在主的教会中,藉着逼迫,杀死千千;藉着逼迫结束,杀死万万。

所以下面,我想和你们分享的,是今天对这个议题的20条默想。就是政教关系的冲突,会给教会和基督徒带来什么样的属灵益处。临到教会的政教冲突,如何成为上帝亲自牧养我们的方式:

1、 逼迫的可能性,测试自己是不是一生因怕死而作奴仆的人。福音是否真给了我在任何制度和环境下的,自由而尊贵的心?

2、因为我们的畏惧,总是显出我们内心根深蒂固的奴性。而政教冲突,是一张对我们体内的奴性残留量的试纸。

3、逼迫显出刀剑权柄的存在,对教会具有的另一重价值。就是上帝以十字架,来确立教会与世界的边界,并向另一端的世界显出福音死而复活的大能。目的是为要藉着教会,使天上地下一切执政的、掌权的,现在晓得神百般的智慧。

4、政教冲突,可以帮助我们辨别,自己在中国社会中的一切顺从,到底是出于奴性的屈服,还是出于主爱的忍耐。是向着一个强大政权的投靠,还是如羊进入狼群的勇敢。因为一旦惧怕弥漫开来,那我们无论作出何种反应,都绝不是出于爱。

5、区别在于,出于爱的顺服,会使我们在面对政府最低层的工作人员的合法行为时,也能尊敬他如君王。并使我们在面对国家最高领袖的不义行为时,也敢于视其为独夫民贼。

6、这也测试出,我们在骨子里上,是否仍然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顺服比自己强大的,和藐视比自己卑微的,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这绝不是圣经所赞许的顺服,而是一切卑贱之人的标志。

7、 只有当你能顺服比自己卑微之人时,你对那比你强大之人的服从,才是圣经所讲的顺服。同样,只有当你能藐视那拥有生杀大权之人的不义时,你对那比自己卑微之人的责备,才脱离了你自身的卑贱。

8、政教冲突,以一种最尖锐的方式,把这个区别活生生地标示了出来,使我们不能掩盖,不能冒充,也无法再伪装。

9、这也能测试,自己是否因着基督,而拥有了一种高贵而自由的品质,就是圣经所讲的,对“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信   赖与顺服。这种顺服构成一种保守主义的气质。就是知道何时顺服,也知道何时反抗。而这两者,都出于对神圣秩序的降服。

10、因此,逼迫测试你是不是一个福音的保守主义者。当一  个顺服上帝的保守主义者顺从政府时,并不会助长邪恶,反而限制了邪恶。当一个顺服上帝的保守主义者反抗时,社会的心灵秩序也不因此被颠覆,反而因此被坚立。

11、因这个缘故,当基督徒顺服政府时,那些积极改变社会  的民主派人士,起来责备我们是帮助政府维稳的保皇派。而当基督徒在政教冲突中顺从神、不顺从人时,又被那些为肚腹而活的实用主义者,指控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12、这也试炼我们,到底看重世人的评价还是看重基督的赞  许。政教关系的冲突,比其他任何冲突,都更全面地显出教会与世界的对立和区别。这使一个基督徒的几乎一切社会关系,都无可躲藏,而被逼到阳光下被世人重新评价。政教冲突最显著的益处之一,就是让身在其中的任何一个基督徒,都不可以继续悄悄地作门徒。

13、因此,历史上每一次政教冲突,都是神国戮力前进的时刻。它要求一切基督徒,取消休假,回到神圣的岗位。在这个意义上,保罗所说的“安常守素”,就是指基督徒在世上的、一   种“待命”的生活状态。政教冲突的来临,总是结束了一种虚假   的和平状态,重新显出宇宙性的属灵争战的真相。而在这场争战中,真正的路障与拦阻,从来不是世界和政府本身,而是罪与怕在基督徒生命中残留的权势。

14、因此,每一次政教关系的冲突,都是上帝洁净祂的教会的时刻。如家庭教会老前辈所说的,“松一松,为广传;紧一紧,为拣选”。在逼迫中,主将假信徒逐出教会,将假教师暴露出来,并使一切没有合法蒙召的传道人,失去他们吃教的机会。

15、 测试自己是不是一个为福音癫狂的人。因福音而面临死亡威胁时,你才知道自己到底为谁而活。因福音而面临失业的危险时,你才知道自己到底为谁打工。因福音而可能失去财富和地位时,你才知道自己这一生,到底在为玛门癫狂,还是在为福音癫狂。

16、 因此,政教冲突的一大益处,就是大大降低了我们对自己属灵生命的高估。而我们日常生活中几乎一切问题,都是由此而来。就如基督若不被捕,彼得就不知道自己不行。基督若不被杀,门徒就不承认自己不信。活在安逸中的信徒,总是误解了自己的敬虔。绝对温度下降,我们才能感到寒冷,进而渴望光明。

17、逼迫和逼迫的风声,使我们真正有机会与朝鲜、中东和  全世界其他地区受逼迫、杀害、关押和羞辱的教会认同。免得我们傲慢地藐视那些为主殉道的宣教士,又对那些为主癫狂的儿女嗤之以鼻或敬而远之。有哀哭的经验,才能更深地与哀哭的人同哭;有捆锁的危险,才能更深地与受捆绑的人同受捆绑。

18、政教冲突,也是一切成功神学和个人主义的最佳解毒剂。上帝藉着它显明,信仰在本质上是两个国度的关系,而非独善其身的灵性。政教冲突显出了社群的危险,譬如100个基督徒在一起,比20个基督徒在一起更危险。一群有牧师和长老、有宪章和选举的基督徒,比一群松散的、轻轻地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基督徒更危险。但上帝恰恰藉着这种危险,显出了社群的价值,原来基督国度的焦点,在于社群,而不在于我个人。原来地上的政权最害怕的,不是一个个各自为政的基督徒,而是一个神掌权的圣约共同体。

19、因此,政教冲突的最大益处,是使我们与一位被审判的基督联合。凯撒的焦点,不是问你信耶稣吗(他们往往说,你信耶稣我们不管)。凯撒的焦点是问,你所信的那位耶稣“祂是王吗”?逼迫使我们得着一个机会,向世界作出和主耶稣当年一样的回答,“是的,你说祂是王”。这样,我们就让警察撕裂衣   服,说,这样还说啥子呢,他们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20、因为,政教冲突是福音的本质决定的。政教冲突意味着  十字架,十字架意味着政教冲突。在美国,可能是以教堂大屠杀和最高法院的判决这两种极端方式呈现出来的;在中国,则是以秘密警察、关押、取缔、边控、威胁房东及思想言论控制等形式呈现出来的。十字架是世界和教会之间的界牌。从这边到那边, 要从十字架上走过去。从那边到这边,也要从十字架上退回去。

愿能与你们“看万事如损失、受苦为小事”的弟兄王怡于主后2017年11月9日

——摘自《论政教关系》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