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荣耀归神

2015年04月03日
王怡
证道经文:
(罗 11:33-36)
显示

亲爱的弟兄姐妹,平安。

让我在这个惊心动魄的、不平安的晚上,问你们平安。

一、

基督教作家奥康纳,在 1965 年,她生前的最后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认为没有悲伤的生活是不可能的,但我常常怀疑我所承认的悲痛,以免让它变成披着羊皮的自怜自艾。祈祷要比悲伤好,快乐更强过悲伤,但是,需要更多的恩典才能快乐”。

这是一位圣徒在自己临死之前,想起那位曾为她而死的耶稣基督,所说的一番话。其中她提到三个词,与保罗在这段经文中发出的对上帝救恩的奥秘的颂赞,遥相呼应。这三个词就是悲伤,祈祷,和恩典。

基于这段话,我会说,这个夜晚,不适合那些对自己的生活流连忘返的人。不适合那些与这个世界眉来眼去的人。不适合文艺青年,也不适合理科男,也不适合女汉子。这个夜晚,属于那些忧伤的人。我的意思不是说,这个夜晚属于那些身患疾病的人,与亲人分离的人,或正在失业的人,失恋的人,或破产的人。因为这些人虽然遭遇到了某种外在的痛苦或困难,但他们仍然可能缺乏一种神圣的忧伤,缺乏一种形而上的悲痛,一种对人生的意义的深刻的怀疑。我见过一些失恋的人和失业的人,他们一边失恋,一边与这个世界眉来眼去。我也见过一些身体状况很糟糕的人,他们常常叹气,抱怨命运的不公。但他们仍然在自己的生活中流连忘返,乐此不疲。换言之,他们并没有真的悲伤。他们对自己的人生的失望,只是作为一个消费者的失望。而不是作为一个有灵魂的人的、灵魂的忧伤。如果你是这样的人,那么。让我沉重地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而不是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这个可怕的夜晚、这个基督受难的夜晚并不属于你。至少现在还不属于你。而这是我能够想像的,我所能知道的,关于你的人生的、最可怕的坏消息。

第二,这是一个祈祷的夜晚。

因为从昨天晚上,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里,一直到今天下午,祂被钉在十字架上。直到祂断气的最后一刻,耶稣一直在祈祷。祈祷要比悲伤好。没有祈祷,悲伤就不能化解。悲伤就会变成披着羊皮的自怜自艾。很多时候,苦难会使我们产生一种错觉。就是悲伤的人看起来比较善良。一个抱着儿子的尸体嚎啕大哭的母亲,一个遭受淩辱和侵犯的女子,他们的痛苦,会转化为一种义。承受痛苦的人,会因为他所承受的痛苦,而成为一个义人。不但别人会这么看,他们自己也会这样看。所以,我的第二点,要说给今天晚上、在灵魂里有真正忧伤的人。忧伤并不能使你们称义。甚至,为基督而忧伤,也不能使你们称义。虽然,为基督而忧伤,会让你下意识的觉得,你比那些此刻不为基督而忧伤的人更好。注意,你会把自己称义的基础,从受难的基督身上,挪到自己的悲伤上。也就是说,连我们的神圣的忧伤,属灵的追求,都仍然可能成为我们自义的基础。以至于我们在这个夜晚,仍然像彼得一样赞美自己的信心,而不是赞美主的受难。我们说,“主啊,纵然别人跌倒,我总不跌倒。纵然这间教会只剩下一个人跟随你,那就是我”。所以,这是一个祈祷的夜晚。祈祷表明我们的无能。基督在受难之前祈祷,因为基督将祂的全能变成了无能。基督认同了我们的无能。基督站在我们的无能的地位上,承受我们的无能。祈祷表明我们的失败。基督的受难表明,人类失败到了极点。基督在受难之前祈祷,因为基督决定,他的胜利必须经过失败而得到。基督认同我们的失败,基督站在失败者的位置上,承担了我们的失败。最后,祈祷会引领我们的忧伤,使我们的忧伤上升为敬拜。不是对我们的悲伤的敬拜,而是对基督和祂的救恩的奥秘的敬拜。在这个晚上,愿主耶稣的祈祷引领我们,直到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第三,这是一个恩典的夜晚。

无论你是第一种人,还是第二种人,今天你都来到了主耶稣的教会。让我们在这个夜晚承认,我们多么需要更多的恩典。让我们在这个夜晚,透过那位被杀的基督,再次被我们自己的失败、无能和冷漠所震惊。让我们在神的儿子被杀、被埋葬、降在阴间的这个夜晚,变成第三种人。就是完全降服在上帝的救恩和主权之下的人,也是活在上帝的救恩和主权之下的人。除非你变成了第三种人,除非对你来说,这是一个悲伤的夜晚,这是一个祈祷的夜晚,这是一个恩典的夜晚。否则,我下面要传讲的资讯,绝对无法打动你。否则我所要传讲的一切,只会使你更加的自义,而不是使你在上帝的荣耀和主权之下更加降卑。否则,你今天晚上,就仍然是在为别人听道,而不是为你自己听道。你在心里说,讲得多好啊,某某某可惜没有来。我觉得这些话就是对他讲的。亲爱的弟兄姐妹,你有神圣的悲伤吗,你渴望比忧伤更好的祈祷吗,你祈求和仰望救主更多的恩典吗?你预备好了要为自己听道,而不是为你的丈夫听道吗?那么,来吧,让我们进入这段经文,让我们来谈论,哦,不是谈论,而是敬拜,是宣告,是颂扬,这个基督教信仰的、最伟大、最崇高的真理:唯独荣耀归神,或者说,唯独神的荣耀和主权。

二、

因为,我首先必须提请你们注意的是,这 4 节经文,不是散文,是诗歌体。如果说,罗马书 1-11章,好像一篇神学论文,阐释伟大的福音真理。那么,在这里,神学已经转向了敬拜。教义已经转向了颂扬。而这是信徒的一切祈祷的终点和最高峰。正如主祷文的最高峰一样,“因为国度、权柄、荣 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我要提请你们注意的第二点,最后的这一节,罗马书 11 章 36 节,是改革宗教会最喜欢的一节经文,是改革宗神学看为最崇高的一节经文,也是秋雨之福教会“三化异象”所引用的经文: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接下来,我会围绕着三个视角,来讲这一段经文。让我先从最后一个,我们的视角和挑战开始:

第一,荣耀归神:马丁·路德的视角

第二,荣耀归神:约翰·加尔文的视角

第三,荣耀归神:我们的视角与挑战

愿上帝帮助我们,使我的传讲和你们的聆听,变成敬拜和颂扬。否则,我们在这个夜晚的聚集就

失败了。你们感到了我们必须为此祈祷的迫切吗,你们感到了不能把荣耀归给神的压力和危险了吗?每个人都是被一种意识形态塑造的。在中国,有一些意识形态的套话和口号,虽然大家都不相信,说的时候也言不由衷。但大家都会这么说。

譬如:当有人说,同志们辛苦了,你一定要回答,“为人民服务”。

以及,当你得到荣誉,取得成绩,拿到奖牌,特别是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时候,你一定要说,“感谢党和人民”。

这是虚假的,但这却是一种共同的价值观,一种人生观的最高的表达。它意味着你活着的一切目的,它定义了你生活中发生的一切事的最高的意义。

在美国,这是一个曾经深受福音和清教徒传统所塑造的社会。你无法想像,“感谢党和人民”,会成为公众价值观的一个标语。但是,他们也有类似的、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的套话。甚至是某种被基督教所影响的意识形态。如果你是总统、州长或国会议员,当你发表演讲的时候,你的最后一句话,无论你是否真的相信,无论你是否一个重生的基督徒,还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或是一个自然神论者,甚至是奥巴马,你都必须说这句话:

God Bless America(上帝保佑美国)。

好了,让我们回到教会。无论你的属灵生命怎么样,无论你真实的信仰光景如何,以前你混社会,你一定要说,“感谢党和人民”。现在你混教会了,你最低限度,也学会了这句话,就是,“感谢主”。

如果你是改革宗教会的信徒呢,说“感谢主”还不够显得有神学,不够高大上。你也学会了,一定要说, “荣耀归给神”。

所以,我们的危险是,“感谢主”是基督教版本的“感谢党和人民”吗,即使你并不真的如此感谢,你也没有活在这样的感谢里?“荣耀归给主”是改革宗本版本的“为人民服务”吗?即使你从来都只愿意为自己而活着?

三、

接下来,我要提到路德和加尔文对这段经文的解释。或者说,是这段经文如何拯救和塑造了路德和加尔文的信仰。

仅仅在这一周之前,就是我为着“五个唯独”的解经讲道大会、为着主的受难周、也为了教会蒙召十周年来预备自己之前,我非常肯定地认为,那个常常将“一切荣耀归神”当作口头禅、当作不经过大脑、更不经过心灵的套话来说的人,应该是你们中间的某些人,不会是我。我要向你们讲道,而不是向我自己讲道。接着,在这一周中,主借着祂的话语和话语的历史,并周围的一切,向我揭示一个事实,就是我并没有预备好向你们讲这篇道。直到我不断地进入这段经文,发现它曾经如何拯救和塑造了路德和加尔文的信仰,这使我我从悲伤中进入祈祷,恳求主同样地使用这段经文,来重新拯救和塑造我的信仰。

刚才我提到,这是改革宗教会最看重的一段经文。经文的意思是如此肯定,情感是如此强烈,并且语气与文体,都是如此绝对而高贵。将上帝的荣耀和主权,置于一切受造界之上,包括时间和空间之上,也包括行动与心思之上。但对路德和加尔文来说,经文在他们身上的力量,仍有不同的侧重。

在 16-17 世纪宗教改革的传统中,有两大要理问答。一是《海德堡要理问答》,二是《威斯敏斯特大小要理问答》。这两套要理问答的第一问,分别以两种进路,阐释了“唯独神的荣耀和主权”的福音。这可以成为我们进入《罗马书》11 章 33-36 节的两种视角。在威斯敏斯特要理问答的第一问中,直接列出了这处经文,表明第一问就来自于这段经文。而海德堡要理问答的第一问,似乎列出更多的是《罗马书》8 章 31 节之后的那一段颂赞。然而,这一颂赞的交响曲,也同样延伸到了 11 章的末尾。

下面,我将列出《海德堡要理问答》的第一问,和《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的第一问。我认为前者,比较反映了路德的视角(虽然这是德语改革宗教会的信条),后者则反映了加尔文的视角。

《海德堡要理问答》第一问

问:在生和死当中,什么是你唯一的安慰?

答:在生和死两者之中,我的身体、灵魂都不属于我自己,却是属于我信实的救主耶稣基督,他用宝血完全涂抹了我一切的罪恶,并且救赎我脱离魔鬼一切的权势;他保守我,若非天父允许,我的头发一根也不能掉下;他又叫万事互相效力,使我得救。因此,他透过圣灵使我确实知道有永生,也使我从此以后甘心乐意为他而活。

《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第一问

问:人生最重要、最崇高的目的是什么?

答:人生最重要、最崇高的目的就是荣耀上帝,完全以祂为乐,直到永远。

我不需要太多解释,因为这两个第一问,已经完美地、互相补充地阐释了这段经文的含义。让我来描述其中的差异。如果简单点说,答案总是由提问的方式决定的。而这两个提问方式,一个是主观的,一个是客观的。我必须补充一点,因为我不想引起你们的误解:这两个问答都是客观的。因为他们的提问和回答都建立在《圣经》上帝无误的启示之上。它们都是客观的,是得到了上帝的保证的真理。

但是,海德堡的提问方式,是从罪人的主观的生命状态出发的。这也是路德来认识神的主权与荣耀的方式,就是从他个人的焦虑、痛苦和悲惨的处境出发。对他来说,福音是关于“山穷水尽”与“柳暗花明”之间的、不可思议、不可预测的颠覆和翻转。这和罗马书的这段经文在气质上是很相似的,那就是一种神圣的、甚至神秘的、令人难以置信又绝不可能怀疑的“惊讶”。对路德来说,是人灵魂深处如深渊一般的焦虑,和对基督救恩的叫人合不拢嘴的、理性无法参透的惊讶,指向了神的荣耀和主权。

路德认为,中世纪的经院哲学,过于以人的理性和逻辑去认识上帝。这一种思路的问题,就是忽略了理性本身的败坏,也抑制了我们内心无法解释的焦虑。所以路德用一种略微夸张的口气说,“理性不过是一个娼妓。谁给她钱,她就跟谁走”。用理性来认识福音,最重要的一个论述方式,就是“因 此”。换言之,中世纪的神学家们,总想给每一件事找出原因,列出一二三来,然后,他们就可以说, “因此”,怎样怎样。

但路德说,理解福音的最关键的论述方式,不是“因此”,而是“然而”。

在新约中,特别是在保罗的书信中,“然而”是一个频频出现

的词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然而”在新约中出现了 492 次。 “然而”的意思,就是转折,就是颠倒,就是出人意外。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却变成了不可能的事。

而不可能的事呢,又变成了事实。“然而”的意思,就是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然而”的意思,就是万事相互效力。“然而”的意思,就是虽然要死,却是活着。虽然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

“然而”,是对神的福音的、指向敬拜的一种论述方式。我称中世纪的、亚里斯多德式的神学,叫 “因此”的神学。而五个唯独的神学呢,则是“然而”的神学。“然而”的神学,表达了对上帝的旨意的敬畏,对恩典的颠覆性和主动性的敬畏。“然而”的神学提醒我们,不要把信仰过于建立在对推理和因果关系的肯定和考察之上。“然而”的神学告诉我们,信仰的奥秘,就是“他们的意思是要害我,然而神的意思是好的”。 “然而”的神学,指向一种在任何情况下依然可以仰望上帝的福音。只有这个福音,才是真福音。 “然而”的神学论述方式,指向“唯独荣耀归神”的福音,使一切对福音真理的教义阐释,上升为敬拜,而不是理论,成为悔改的动力,而不是自义的基础。

路德在他的一本圣经上,在罗马书 11 章 33 节的旁边,写下一段话。他说,“奥秘”并不是指我们未知的道理,并不是说在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之外,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更隐秘的福音的资讯。

“奥秘”是指福音本身是不可思议的。路德甚至说,“上帝‘希望’邪恶发生,要从其中作出美善的事来。

这是无法测度的”。上帝使他们不信,好叫他们可以信。上帝叫自己的儿子死,好叫该死的人可以活。

这就是一切荣耀归神的第一个理由,你一旦认识到恩典与威严而无法测度的奥秘相连——而这是旧约中一贯的原则,如今在基督的十字架上更加完全的呈现出来。那么,你就必须认识到,福音的实质要求那些相信福音的人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我们可以引用圣经中的,另外两个和“然而”类似的论述方式。一个是“即或不然”。当但以理的三个朋友被扔到火窑中的时候,他们祷告,求主救他们。但这并不是他们的信仰的根基。他们接着说,“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在使徒行传中,保罗为自己辩护说,那些犹太人拿不出理由控告自己,但他接着又说,“即或不然,纵然他们可以控告我,那也只有一个理由”,结果保罗没等原告开口,自己就把这个“罪名”说出来了,那就是我相信“死人复活的道理”。

另一个是“也未可知”。大卫俯伏站在上帝面前,为自己杀人和淫乱的大罪忏悔,恳求神赦免他和拔示把所生的儿子。他说,“或者耶和华怜恤我,使孩子不死也未可知”。当孩子死了,他祷告未蒙垂听,他便起来,继续侍奉耶和华。在《约珥书》和《约拿书》中,先知都如此呼吁世人的悔改,说耶和华神“转意后悔,不发烈怒,使我们不至灭亡,也未可知”。

无论是然而,是即或不然,还是也未可知,都见证了《罗马书》所说的,”他的判断何其难测!

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

《海德堡要理问答》代表了路德的道路。它一开始就这样问,“马丁路德,在生和死当中,什么是你唯一的安慰?”

路德是一个痛苦的人。因为在这一问之前,他已经尝试着,给出了无数种回答。路德是一个焦虑者中的焦虑者,他感到了灵魂深处如同火烧的焦虑。为什么是路德呢,为什么是他发起了宗教改革?

我不知道。但我想,如果路德不发起宗教改革,路德就会成为抑郁症患者。换言之,《罗马书》医治了路德。从第 1 章的“义人必因信得生”,到第 8 章的“万事相互效力”,直到第 11 章的“万有都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基督的复活,基督的死,在 1500 年后,拯救路德免于抑郁症。所以,对一位患有抑郁症的基督徒来说,他最需要的是什么呢?当然他可能需要需要很多,但这段经文表明,其实他真正需要的,只有一样。那就是他需要一场宗教改革。

我的意思不是说,他需要拿出一张纸来,在上面写下对秋雨之福教会的 95 条意见,然后把它贴在教会的大门上。不过今天大家都不会这样做了。大家只是把它贴在微信、微博和 QQ 上。各位,我不是说这是治疗你的抑郁症、焦虑感和苦毒怨恨的方式。事实上,在当今的教会中,这恰恰是产生属灵的抑郁症的原因之一。我的意思是,你需要一场动真格的宗教改革。用来治疗你的假大空,你的一切心理疾病,精神疾病,属灵的冷漠,无聊,焦虑,打哈欠,苦毒,和歇斯底里。处方很简单,我们用了五个晚上来完成第一个疗程。那就是——五个唯独。

四、

而加尔文的视角,或者《威斯敏斯特要理问答》的表达方式,是更加客观而直接的。这个要理问答也提到人的愁苦与悲惨,但放在比较后面的位置。它更像一个冷静的外科医生。先把 X 光片拿给你看,让你直面真相,然后告诉你,这就是你痛的原因。你的人生的全部问题,都在于人生的目的出了问题。你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什么。

因此,加尔文根据这段经文,给了我们几个结论。第一,不敬畏上帝的人是厚颜无耻的。这个夜晚,是人类的无耻的最高峰。第二,上帝救恩的奥秘是人的理性无法测透的。在这一点上,他和路德是一样的,你要敬畏那个“然而”,要依靠那个“也未可知”,要按着“即或不然”来生活。第三,我们没有怨恨上帝的理由。第四,上帝宣告祂绝对的主权和荣耀,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正当的事。

所以,要相信,不要解释。不要去替上帝解释为什么大地震会发生在汶川,或为什么一个敬虔的姐妹会患上癌症,为什么一位牧师的儿子会被车撞死。祂创造,祂拣选,祂拯救。他收取,他赏赐。

祂造光,祂造暗。为了使我们相信祂,今天下午,基督、就是上帝自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你还要什么证据呢。信靠这个福音,崇拜这位上帝,就是我们人生的目的。

但是,让我们进入第三点,我们的视角和挑战。

“唯独神的荣耀”,是基督教信仰对亚当的后裔的最大的挑战。在遇见“好事”或成功的时候,我们不肯将荣耀归给神。因为一旦我们看见了荣耀,就希望占为己有。而在遇见“坏事”或失败的时候,我们不能将荣耀归给神。因为我们根本看不见荣耀。然而,一个人说,他在十字架上看见了神的荣耀,但他却说我无法在自己的疾病中看见神的荣耀。这不是很奇怪吗?上帝挨打的时候,你看见了荣耀,你自己挨打的时候,你却看不见荣耀。你岂不比耶稣更加宝贵?祂是可以死的,但你不可以死。祂可以被侮辱,我绝不可以被侮辱?

那我们到底在什么时候,才将荣耀归给神呢?事实上,按着我们自己,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会把荣耀归给神。基本上,“一切荣耀归神”,对我们这些基督徒来说,就是一个口号。承认吧,当你说“一切荣耀归神”的时候,和一个共产党员说“为人民服务”的时候一样,都是虚假的。

我们可以传扬一个唯独信心的福音,就是只有信耶稣才能上天堂的福音,除了信他、没有别的出路。但我们仍然可能是在传扬一种个人主义的福音。而那些自称“信”了耶稣的人,仍然可能以为福音的主要目的,是说明自己过一种自己认为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可以传扬一个唯独恩典的福音,唯独圣经的福音,甚至是唯独基督的福音,但我们仍然可能是在传扬一种个人主义的福音。除非我们同时传扬一个“唯独神的荣耀”的福音。我们才点到了罪人的死穴。

这个死穴就是,我们把自己当作这个世界的主人。我们以为这个世界是属于我们的。或至少,我们希望得到属于我们的那一份。哦,我可没有奢望过征服全世界,我想赚点钱,但我甚至没有想过要成为马云或约伯斯那样的财富之王。上帝啊,我知道我渺小,我不羡慕别人,我的心没有那么大,我只想拥有一点点。难道这也过分了吗?

这个夜晚,就是世界的主人被钉在十字架、受死、埋葬的晚上。以一种惊人的方式,一种奇异的恩典的方式,和一种残忍的暴力的方式,告诉我们一个真理。是的,在这样的一位救主和宇宙的主宰者面前,你太过分了。从此,你想对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个人、任何一分钱,提出你的权利主张,指着它说,那是我的。你都太过分了。而且,你也太邪恶了。

我们忘了,宇宙不是人类的后花园,而是上帝的后花园。上帝拥有一切。而我们是在上帝拥有一切的世界上生活。但我们活着活着,就会忘记这一点,而产生一种错觉。有一次,我们在一位弟兄家里做客,他们对我们很好,所以我们就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觉得很自在,很舒服。享受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享受属于他们的一切。但是,我忽然起身,想往卫生间走。你知道,在那一刻,我以为这是我的家,我朝着我的记忆中的位置,和我记忆中的那种“这是我的家”的印象,走去。一秒钟的错觉,我忽然想起来,现在我不在自己家里,我在别人家里。你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有过这样的错觉吗?

让我这样对你说,这样的错觉,控制了我们几十年。直到今天晚上。在这种错觉里,你以为你的老婆是属于你的世界的一部分,这就是你为什么经常和她吵架的原因,这就是我为什么和我的妻子吵架的原因。你以为你的女儿是属于你的世界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女儿都出嫁了,你还是不肯放手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我预备这篇讲章的时候,我的电脑中跳出来一则新闻说“公公亲手掐死媳妇”,虽然这位媳妇有博士学位,是高校的副教授。但她的公公认为自己的儿子永远是自己的世界的一部分。你以为你的身体是你的世界的主体建筑。这就为什么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你患了高血压、或者你比很多人都年轻却得了绝症的原因。你以为你的寿命或你的美貌是属于你的,这就是为什么你

年轻的时候拼命地买一切化妆品、年老了的时候拼命地买一切保健品的原因。因为你对上帝的荣耀不感兴趣。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痛苦,将不能因为耶稣今天在十字架上所承受的痛苦,而得以救赎。

今天晚上,你听到这篇布道,你只会陷在不可救药的懊悔中,而无法喜极而泣。因为如果你继续活在这样的错觉里,你就会继续活在你的痛苦里。因为这是“你的世界”嘛。你把你自己关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包括你的痛苦,你的愤怒和你的忧伤。

然而基督的受难,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打破“你的世界”。基督不是被罗马帝国杀死的,基督是被“你的帝国”和“我的帝国”杀死的。什么是“唯独神的荣耀”的福音呢,就是基督用祂的死,带来了“你的国度、权柄和荣耀”的灭亡。谁杀死了基督,谁是谋权篡位的,谁是占山为王的,谁是在伊甸园里宣布独立的,基督替你们付出了赎价。祂说,父啊,把这些反叛你的人的罪,都归在我身上吧。为什么一切荣耀必须归主,因为我们的一切罪恶归了主,我们的一切刑罚在十字架上都归了主。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就是上帝的世界,只是上帝的世界。连一砖一瓦,都是上帝的。不是你的。连你的心思意念,都是上帝的。不存在“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This is not your party。不存在上帝的智慧之外的智慧,不存在上帝的产权之外的产权。不存在上帝的历史之外的历史。也不存在上帝的荣耀之外的荣耀。

起初,上帝借着十诫告诉我们,不要活在这种错觉里,不要把别人的妻子,当成自己的妻子。不要把别人的房屋,当作自己的房屋。最重要的是,不要把自己当作这个世界的中心,不要把任何受造之物当成唯一的上帝。然而,我们这些人活着,就是为自己的荣耀。这是罪的本性。你见过非常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吗,他们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就是说,他们假想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自己的“世界”,然后,当他们和你说话的时候,你只是他们假想的那个世界中的一部分原材料而已。哦,让我们同情这样的人吧,因为在上帝眼里,甚至在所有的天使眼里,我们统统都是这样的人。如果你看我们中间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是多么奇怪,你一定要记得,天使们看你,更加奇怪一百倍。

最终,上帝借着圣子基督的死,来拯救我们,脱离我们自己无法脱离的错觉。救我们离开我们“自己的世界”,穿过基督的坟墓,进入唯一的、真实的世界。这就是保罗所颂赞的,上帝救恩的奥秘。

他宣告说,上帝的智慧,在耶稣基督里,摧毁了人间的智慧。上帝的国度,在耶稣基督里,否定了人的国度。

现在,让我说,什么是相信耶稣的意思呢,相信的意思就是投降吧。不要再为自己奋斗了,不要再打造自己的世界了。放弃抵抗吧,宣布自己亡国了,宣布无条件投降,不要再“为人民服务”了,也不要再“感谢党和人民”了。为星期五下午被杀的耶稣去死吧,为星期天早晨复活的基督而活吧。

这段经文表明,上帝不但给了我们一个伟大的福音。并且这个福音要塑造一个伟大的人生。这个福音要让我们看见一个前所未有的、浩瀚的世界。就是上帝的世界,而不是你的世界。上帝的世界,没有你的世界那么小。耶稣伸出祂钉痕的手,对你说,来吧,到我的世界里来生活,沿着我的血迹,进入一个无法测度的、不可思议的世界。

无论你遭遇什么苦难,无论你陷在怎样的愁苦和罪恶当中,来吧,你都可以说,“然而”,今天下午,基督已经为我死了。今天晚上,基督已经为我被埋葬了。“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我可以说,我愿意说,我必须说,“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根据王怡牧师于 4 月 3 日在教会“五个惟独:解经大会”上的讲道整理)

2015 年4月3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