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太3:13-17)

—— “黑暗不能胜过光”马太福音证道系列之六

2016年07月03日
王怡
证道经文:
马太福音3:13-17
显示
视频
音频

弟兄姐妹,主日平安!

前段时间,我读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说:为什么你不能自己把自己挠痒?你们有没有挠过自己胳肢窝,边挠边笑的?没有吧。文中说,神经正常的人都不能够把自己挠痒,因为只要你去挠自己,人的神经系统很发达,它能够很准确地预料到你挠的是哪个点,然后那个点就会防守,就会有预备。你就没有办法把自己挠痒,因为你没有办法出人意外。只能是别人来把你挠痒,你即使知道别人要来挠你,但你还是不知道他要落在哪个点上。你身体的神经反应,没有办法在准确的点上来做好预备,卸下这个压力。所以,我们正常的人,都不能够把自己挠痒。这说明人都需要互相帮助,人是一个群体性的动物,如果离开了他人,我们就会失去这一种很有趣的快乐。

我想,这就是你为什么必须要来聚会,必须要来听道的原因。你必须要听到突如其来的一个福音;你必须置身一场不是由你自己来控制议程的崇拜当中;你必须活在一群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你、所有人都会听你意见的弟兄姐妹当中,因为,只有他们能帮你挠痒、叫你悔改、叫你的老我防不胜防。

很多时候,我们没有办法自己快乐、自己悔改、自己成长。你说这个道理我明白,但是,难道主也需要有人来帮助吗?他为什么要来受洗呢?约翰发出悔改的呼召,耶稣怎么会来呢?约翰说:“应该我受你的洗”。耶稣却说:“暂且容我,来尽诸般的义”。难道他需要悔改吗?难道他也需要置身在这样一群悔改者当中吗?这是我们今天要来问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耶稣为什么需要受洗、以及他为什么要来受洗。

我们一起低头来祷告:

主,我们感谢赞美你!求你再一次引领我们的目光、心思,从伯利恒的马槽当中的圣婴,一直到约旦河那位受洗的主耶稣基督,那位即将开始救赎的旅程,开始公开传道,走向各各他的那一位主耶稣基督。今天他受洗的经文,是这个旅程的起点,也是我们再次出发,认识主、认识我们自己的新的起点。求主你今天特别地与我们同在,我们要来到你的面前听道、领受圣餐。愿我主耶稣基督在受洗的时候,那件奇妙的事,就是天开了,父、子、圣灵在那一刻相逢、在那一刻合一、在那一刻向世人令人震惊地显现。求主你今天上午也使天开了,使我们在座的每一位能够看见父、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感谢赞美神!奉靠耶稣基督宝贵的圣名祈求。阿们。

一、耶稣为什么需要受洗

我引用一处经文来看耶稣受洗的故事,马可福音第十章三十五节,耶稣预言他要上耶路撒冷受许多的苦,并且要被杀。他预言了十字架的道路,结果他的门徒是什么反应呢?西彼太的两个儿子约翰和雅各就近前来,对耶稣说:夫子啊,你答应我们一件事,求你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面,你去耶路撒冷作王的时候,让我们“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这两个门徒没明白十字架意味着什么,却在那里争权夺利,所以,其他的门徒听见了之后,就恼怒这两个人。

第三十八、三十九节主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这两个门徒马上说:主,“我们能”,我们愿意。但是他们还是不明白,耶稣所说的“我要喝的杯”和“我要受的洗”是什么。耶稣说:“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赐的,乃是为谁预备的,就赐给谁”。

主说,“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今天,这个会场当中有两种人,一种人说:“主啊,我能,我愿意”。另一种人说:“主啊,我可不愿意,我软弱,我不能”。我感到被主托付了一个很艰难的使命,就是要同时向这两种人讲道。藉着马可福音中这两节,来分解这一章主耶稣基督自己受洗的经文。第一,主对你们说:我所喝的杯,你们不能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不能受。第二,主对你们说: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

当我讲完这篇道之后,主要从你们听道的人当中,呼召那些已经受洗归主,并且委身在一间地方堂会的主的门徒们,从你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主耶稣基督的圣餐台前,领受主的身体和宝血。如果我们不能全然地信靠主,不能相信圣经本是神的话语,不能依靠圣灵的大能,这个任务我和你们都无法完成。

如果把历史设想为一间火车站,大家在候车厅里,等着去往不同的地方。你需要一张时刻表,每个人的旅程都由这张时刻表决定。那么,是谁拟定了这张时刻表呢?我们来看马太对时间的描绘:第一章从“主耶稣基督的家谱”开始,到第十八节“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第二章第一节从“当希律王的时候”,到第十五节“直到希律死了”;从第三章第一节“那时,有施洗的约翰出来”,到十三节“当下,耶稣从加利利来到约旦河”。在这些时间点上,统治者在地上施行统治。每个人的故事,都被描绘进入一个大的时刻表,成为大叙事的一部分。

如果你听一个七十岁的中国人讲他自己的故事,你通常会听到最重要的时刻点是“解放前”和“解放后”,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坐标。如果你听一个五十岁的中国人讲他的故事,你通常会听到最重要的时刻点是“文革前”和“文革后”。如果你听一个像我这样四十来岁的中国人给你讲我们人生的故事,你通常会听到最重要的时刻点是“六四之前”和“六四之后”。那么,九零后呢?千禧后的一代呢?你们讲自己的人生故事的时候,会提到哪个最重要的时刻点呢?也许他们人生中的重大时刻还没有来到。

几年前,我们一家在美国参观了一个巧克力博物馆,是美国最大的巧克力生产商Hershey的,著名kisses巧克力品牌就是他的。他用几千万美元,建了一个很大的巧克力博物馆,里面有长长的一面时间墙。他是1903年创立这个品牌的,他将20世纪人类的历史,所有的重大时刻,与Hershey公司的商业传奇融为一体——他们如何与20世纪的人类历史同行;他们如何在极端的年代、战争和苦难当中,给予人巧克力一样的盼望和甘甜,让许多人的生活变得更加的美好。那是另类的历史书,我就在时间线上一点一点地看,当我看到1960年的时候,这个博物馆的历史记载说,当年这个Hershey公司推出了一款著名的很畅销的巧克力。我看到这儿,我的鼻子就酸了,眼泪就流出来了,因为1960年是我的曾祖母饿死在家门口的那一年、是我奶奶投湖自杀的那一年,那一年前后四川饿死了八百万人、全国饿死了三千万人!但是在美国,那一年推出了一款像Kiss一样甜美的巧克力。所以,那一刻我更加清楚的知道上帝对我的呼召,知道我为什么终其一生都不能够离开这块土地的原因!正如耶稣,神的儿子、永恒的主,他成为一个人,进入这个地上君王的时刻表,他来到这个弯曲悖谬的时代,他来到约旦河受洗。而我是在这块土地上,是在成都府南河边受洗的,上帝要我在这里服侍他所爱的人。照着我自己,我一个都不想爱,我一个都爱不起来。除非我明白耶稣说的“我所受的洗你们不能受”,否则,我就不能明白耶稣说的“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

个人述说自己故事,必须连接国家的故事时间点,否则就无法完整地、有意义地叙述自己的故事。中国人讲述自己的故事,必须把自己的故事融入到中国的故事当中。无论你是否愿意,你都必须按着地上的君王的谱系,按他的时刻表来讲述你的故事,就如马太一样,他将耶稣的故事放在一个地上的君王的时刻表之下,来描绘这一位天上的君王道成肉身和成就救恩的历史。这似乎看起来和我们的命运一样,是地上的时刻表决定了耶稣的时刻表。不相信上帝的中国人,都会说这样一句大家都很熟悉的话,就是当我们谈论任何一个历史时间、 历史人物的时候,我们总会说——“每个人都会有历史局限性”。

然而,马太要向我们所传的福音是要问:耶稣难道他也有历史的局限性吗?他是谁?他也必须伏在地上君王的时刻表下,去展开他自己的故事吗?我们是带着这样的悬念来看耶稣受洗的故事。耶稣降生,对犹太人社会来讲,不是一件很重大的事,只有几个人知道,好像死水微澜一样,而且已经是三十年前的往事,当初追杀他的希律王已经死了。虽然从东方来的博士可能发了一条Twitter,但是转发次数,应该也没有超过五百次,而且在中国还被禁止转发。

对罗马帝国来讲,耶稣的降生几乎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产生一丝的波澜,在罗马的史书当中没有一个人记载这件事情。耶稣的死,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对这个帝国而言也不过是从遥远的行省传来的一个小道消息,在罗马贵族和元老院的议员眼中也没有任何意义。罗马人知道怎样对付敌人——要么杀了他,要么降服于他。罗马人非常擅长这件事情。可是,怎么对付一个死而复活的弥赛亚呢?怎么用枪炮去对付一个灵魂深处闹自由的福音运动呢?如何用一个眼睛看得见的国度,去消灭一个眼睛看不见的国度呢?在这个国度中,耶稣基督的子民,他们拒绝相信由暴力来决定历史的意义。

忽然“当下”、“那时”,耶稣出现在约旦河边受洗的队伍中,他是那么地和平、卑微,其貌不扬。你怎么对付一个站在人群当中的非暴力的君王,和他的跟随者们呢?我何等地盼望其中有你,就如同盼望其中有我一样!他和他的跟随者们,拒绝相信一个由暴力和金钱来建立的帝国。亲爱的弟兄姐妹,基督的门徒就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相信,主虽然进入了历史,虽然来到了地上,极其卑微地活在地上的时刻表里面,但是,主却拥有自从创世以来的所有的时间。所以,第三章第一节的“那时”,是一个不确定的忽然的时间转折。

很多的时候,我们感到很沮丧,由于马太或其他福音书的作者,他们省略了主耶稣基督的童年;我们有的时候好像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忽然”、“那时”,那个突然的时间转折,马太不要我们把兴趣放在一个事无巨细的传记当中,他乃是要显明另一个时刻表的存在、一个天上的时间的存在,显明救恩是被掌握在上帝自己的手中。耶稣带来了天国——这就是马太福音所传讲的福音,是马太福音的精义。早期教父俄利根讲过一句名言:耶稣就是国度本身!因为这是一个在他的位格当中的天国,天国仅仅存在于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位格当中,所以认识耶稣就是认识这个国度,认识耶稣就进入这个国度。你可以想象一个国度当中的一切都是向日葵,一切都朝向太阳。

曾经在这个国家,有人希望这个国家所有的一切,不但是人,甚至包括每一根牙刷、每一道房门都要朝向他,所有的事物都要面朝北,因为,他是太阳。这个人渴望建立的就是一个仅仅建立在他的位格之上的国度。他就是地上的君王。1954年8月3日,邓小平那一年50周岁,他写了一首赞美诗,献给这个人,他说:“主席啊,您是我邓小平的真正慈父,您是令我脱胎换骨投身革命的再生父母,您是世界上所有正义、进步人士的北极星,您是世界上一切渴望自由民主人民的大救星,集聚了无量的福德才产生了这样的领袖,好像大地上有了照耀一切的太阳”。

当君王被称为父的时候,意味着整个国家都是从他而生的。所有地上的君王,特别是东方帝国的君王,几乎无一例外都渴望建立一个这样的国度。耶稣,神的儿子道成肉身来到我们当中,他伏在这样一个国度之下,他的降卑、受洗,不是上帝无能的表现,不是地上的所有一切都要指向那一个地上的太阳的表现,而是上帝的忍耐、降卑的证明。耶稣受洗表明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曾经活在我们当中的、行走在巴勒斯坦的大地上的那一位,唯有他没有历史的局限性。耶稣受洗表明在这地上的时刻表之上,还有一个上帝的时刻表。耶稣来到我们当中,表明上帝的时刻表闯入了人间的时刻表。耶稣受洗的时候,对这个世界而言是无关轻重的——只有一个人认出他是弥赛亚。

二、耶稣为什么要来受洗

他为什么要来受洗呢?曾经有人对我说:我心里信主就好了,其实我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了,只是没有受洗而已,受洗不过是一个形式,重要的是我的心已经信了。我对他说:你的想法听上去很不错,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你来说,耶稣的受洗就将永远是一个迷了。你为什么应该受洗呢?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事,因为你是一个罪人,因为你是被造的,因为你是被神所拯救的,那么,上帝的话对你来讲就是命令。但是,耶稣为什么要受洗,你如何解释呢?主耶稣在那一天,不过是几百个、上千个排着队去受洗的人当中其貌不扬的一个,也没有仆人或者女秘书在旁边站着给他打伞。这是一幅卑微的、令人震惊的画面。想象一下现代社会的场景——在红灯面前停下来的人群,自行车、电动车排到一百米远;富士通公司的大门口,排着队去上班或者下班的工人;春运期间,火车站外面广场上那庞大的人群,你怎么可能相信,曾几何时,在这些人当中的一个就是上帝自己!君王耶稣,他的普通和卑微到了一个令你哭泣的地步,让人感到恍惚,不知今昔何年!想象你自己就是当年去河边受洗的一位,你决定要悔改,到了约旦河边,你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进入天国,你听到约翰的呼召,可是你无法相信,站在你旁边的那一位就是弥赛亚!

在这个事件中,时间变快了,或者像爱因斯坦设想的那样,时间混乱了、加速了,甚至时空都扭曲了。如果你相信这一位受洗的耶稣就是弥赛亚,就意味着有另一个时刻表、另一个时间的存在。就像纳尼亚传奇中那四个小孩子,他们在伦敦的火车站的站台,忽然他们就不在伦敦火车站的时刻表里面了,他们进入了另一个时刻表。什么叫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耶稣的道成肉身意味着永恒进入到时间以内,目的是把那些被困在时间当中的人,困在地上君王的时刻表里面的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进入到永恒。耶稣的受洗意味着,那些仅仅建立在时间以内的帝国梦想和力量都将因为这一位进入时间以内的救主、道成了人的肉身的上帝,而失去统治我们的力量。马太在他的记载中不断彰显这个上帝神圣的临在,带给这个世界和我们挑战和盼望

耶稣是因圣灵的大能而受孕,现在三一上帝在耶稣受洗的这一幅画面当中临在。上一次,上帝的临在,激起了希律王的暴力反抗。这一次呢?即使你是听福音的朋友,还没有读完福音书,不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当你读到这里的时候,也可以预料到上帝的临在将再一次激起地上君王的反抗。讽刺的是,现在这位君王也叫希律,施洗的那一位要先死在他的手中。被称为施洗的约翰,表明约翰是为施洗这件事情而死的。在他的手中受洗的那一位,也要死在这个地上最大的君王、最强大的帝国手中。

这让我们想起上一次,更上一次,旧约的时候,有人想把上帝的百姓救出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遭遇到了世上最强大的君王——埃及法老的反对。当初,法老是怎样反对摩西的;现在,希律和罗马也将怎样反对耶稣;到今天,斯大林、毛泽东和习近平也将怎样反对主耶稣基督的教会。然而,上帝兴起了一位比摩西更大的,申命记第十八章第十八节预言和盼望:“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他要将一切我所吩咐的都传给他们。”如果这位就是预言当中要来到的那位比摩西更大的,那么,他将遭到世界的反对也将是更大的。他来要做什么呢?他要做的事一定与摩西相似,但又比摩西更大,那就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出埃及,是真正的和最后的出埃及。如果他是前所未有的那一位,那么他要做的事、要遭遇到的抵挡也将是前所未有的。

马太告诉我们,来到约旦河边的这位耶稣,他就是你无法想象有比之更大的那一位,他就是陈子昂所不知道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那一位。摩西将以色列从奴役当中领出来,现在耶稣要将一个新的以色列从他们的罪恶当中领出来。这是更大的事,因他是更大的那一位,唯独只有他才能做成的事,因此,他将要遇到全世界的反对。这个反对也将是前所未有,将一直持续、充满在整个人类历史当中,直到历史的尽头。

耶稣说:“我所要受的洗,你们不能受”,就是表明他的前所未有。如果有人能做唯独只有耶稣才能做的事,他就不必来到人间,不必取了奴仆和罪人的样式,不必在约翰的手下受洗了。他来了,就是宣告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自己救自己。凡是有人宣称自己能够救别人的,他就是盗贼,是来要杀害、盗窃和毁坏的;凡是有人宣称自己能够救自己的,他就是瞎眼的、耳聋的和心硬的。这样的人就是我们,我们都活在地上君王的时刻表里面。

当耶稣的门徒们争吵将来谁为大、谁为首的时候,他们同样活在地上的帝国的权力结构当中。他们跟随主三年了,但是,当主耶稣基督没有做成那一件唯独他才能做成的事的时候,他的门徒同样地活在地上君王的时刻表和地上君王的权力结构当中。

各位,当我们讲政治和权力的时候,并不只是指中南海和华盛顿。你有没有见过大孩子欺负小孩子?每一所小学、每一所中学,甚至包括我们的圣约归正学堂,孩子们都活在地上君王的一个政治结构当中,每一天,在每一个班级当中、每一个儿童和少年当中,随时都在爆发谁为大、谁为首的争论。你长大之后去的大学,哪一间大学不是被一个谁为大、谁为首的官僚系统所统治?毕业之后你去的公司,哪一家公司里面没有争权夺利?我们都活在地上君王的时刻表和地上君王的权力结构当中。当耶稣说“我所要受的洗,你们也要受”的时候,这表明世界对他的反对,将持续在他的门徒和他的教会中间。耶稣说:他们逼迫你,是因为你信我,他们反对的乃是我,不是反对你。这就是门徒的福音,这就是门徒的定义。什么是主耶稣基督的门徒?主耶稣基督的门徒,就是主所要受的洗,我们也要受的人;基督徒就是主所喝的杯,我们也要喝的人。

有人说:以色列不过是巴勒斯坦地区的一个小国,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上,他们对全世界而言其实都一直没有那么重要。那我说,你说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是指的地上君王的权力结构而言,是指他们的人数、军事力量、政治影响力,那么,这是对的,以色列从来就没有那么重要。把以色列的君王,放在这个地上那些建立了丰功伟业的君王的谱系当中,充其量也不过相当于四川古蜀国那几个小王而已。但是,有意思的是,以色列受的苦从来都是世界级的大事。在救赎历史上,对以色列的每一次击打,对耶和华上帝国的每一次的反对,都来自这个世界上当时最强大的帝国。在这个意义上,它可不是什么边陲小国,它在亚洲和欧洲大陆板块的中心,像龙门客栈,三教九流、万国都在那个像火药桶一样的地方。出埃及的时候,埃及是全世界最强盛的帝国,法老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君王。被掳巴比伦的时候,巴比伦是全世界最强大的文明,尼布甲尼撒是当时世界上最厉害的君王。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罗马是征服了全世界的帝国,罗马皇帝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君王。

以色列人很有意思,从来不是全世界最强大的人,但从来都是被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欺负。今天随着英国退出欧盟,很多人说,中国正在成为唯一一个可以与美国分庭抗争的全世界最大的帝国。如果在未来的50年,中国真的会异军突起,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帝国,代表着东方帝国的几千年的传统,终于拿了人类历史的决赛权了,那么,主耶稣基督所说的这句话,对中国教会而言,就更加的有意义了——“我所要受的洗,你们也要受;我所要喝的杯,你们也要喝”。

所以,那个认为自己已经信了耶稣,曾经做过决志祷告,但他却不愿意受洗,至少他不那么着急受洗,他不愿意将受洗归主视为一件重大的、他生命当中必须的、庄严的事的人,我要对他说:耶稣愿意受洗,你知道这幅画面有多么的令人震惊吗?如果你真的了解这一点,你就知道你不愿意受洗的这幅画面也有多么的令人震惊!当时,只有约翰一个人看见了这一点,我不知道他是否因为看见了耶稣,同时也看见了自己的结局。以后我们将会看到,约翰对此仍然有他的挣扎。

另一位约翰,使徒约翰在约翰福音中记载这位施洗的约翰,指着来到他的面前受洗的这一位,对自己的门徒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他对他的门徒说:你们去跟他,我不再有门徒了;耶稣来了,你们应当是他的门徒。当约翰说耶稣是神的羔羊的时候,意味着他看见了死亡,看见了耶稣的死。因为,凡是罪若不流血,就不得赦免。因此,约翰看见了羔羊的死亡,也看见了羔羊死亡背后神的赦免。

上次讲到约翰呼召人们来受洗和悔改,是对圣殿献祭的否定。我来问一个重要的问题,将这一章的前后连起来,前面约翰呼召以色列来悔改,后面耶稣这位不需要悔改的人,来到约翰面前受洗,这两节怎么连起来呢?有什么意义呢?我的问题是:如果圣殿的献祭不能将上帝的百姓从罪恶当中拯救出来,那么,凭什么你约翰的洗礼就能将上帝的百姓从罪恶当中拯救出来呢?让我问的再深入一点,我们上周讨论的是真悔改和假悔改,我现在要问的是,难道你的悔改就可以将你自己从罪恶当中拯救出来吗?你说,真的悔改可以,假的悔改不可以。但是我问你,即使你真的悔改了,难道可以把你自己从你的罪恶当中拯救出来吗?我的意思是说,悔改本身是否具有救赎的意义?

让我再一次的挑战你,你的悔改本身即使包括真悔改,也不具有任何救赎的价值!如同献祭的时候,所献上的斑鸠、公牛和羔羊的血,它本身也不具有任何救赎的价值。所以,约翰并不是否定献祭制度,他以悔改的呼召来告诉大家,不要误以为献祭本身具有救赎的意义。约翰是把救赎的意义从外在的献祭转到内心的悔改上吗?这的确是爱色尼派的想法,他们认为只有真正的和真心的悔改,才能获得上帝的赦免和垂怜。如果是这样的话,回到我们今天的焦点——耶稣为什么要来受洗?当施洗者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这位施洗者,他不但看见了死亡,也看见了死亡背后的赦免。而且他意识到了一件事,真正的救赎不是因为来这里受洗的人的悔改,而是因为来这里受洗的人中间有一位是神的羔羊。这位来受洗的是其他所有和他一起受洗的人的盼望,这位来受洗的人所带来的赦免,才是其他所有受洗的人悔改的原因和动力。不是悔改者的悔改,为他们自己带来了救赎;而是这一位的死,为悔改者的悔改来带了救赎、为受洗者的受洗赋予了意义。

让我用一句话来总结,耶稣为什么要来受洗?因为耶稣若不受洗,其他人的受洗就将没有意义,甚至任何人的悔改也都将没有意义。人,归根到底,不是因为他的悔改而被拯救的。如果耶稣不受洗,约翰在约旦河边就白忙活了,他只不过是把人带到了一种更深的道德主义的自救当中。如果耶稣不成为那些受洗者的代表,约翰所做的工作就仍然是瞎子领瞎子。如果耶稣不成为在他之后所有奉父、子、圣灵的名施洗的人当中的一员,亲爱的弟兄姊妹,耶稣要成为我们这些受洗的人当中的一员,并且成为我们的代表、我们的一个代替者,不然,约翰所做的工作只不过是把人们领出了因献祭而自义的误区,但是同时又把他们带入了因悔改而自义的另一个更深的误区。

耶稣受洗表明,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当中领出来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去代替他们,就是变得跟他们一样。各位注意,不是通过你的悔改,而是通过他,代替你所献上的祭。你的悔改是赦免的结果,不是赦免的条件。这就是福音,除此之外都不是福音!就好像是你买东西用来包装的纸,最后都要拿掉,你的悔改是恩典的结果,不是恩典的条件。这是马太向我们所传的福音。

因此真正的悔改,必然带着这两个的特征:第一,耶稣所受的洗,你不能受。真正的悔改是明白了这件事。耶稣说的唯独他要接受的洗礼就是指到他的十字架,在他受洗的行动中,表明神的羔羊代替你成为被献上的祭。路加福音第十二章第五十节是这样说的:“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

第二,真正的悔改,就是耶稣所受的洗,你也要受。真正的悔改者明白第一件事是耶稣所受的洗,我不能受,因为救恩唯独是建立在他的工作之上的。但是,真正的悔改也是明白第二件事是耶稣所受的洗,我也要受。真悔改的人拥有了为主受苦的能力和使命,拥有了为主去承受这个世界对主耶稣继续反对的能力。

各位,我们没有赶上埃及法老反对主耶稣的时候,没有赶上罗马帝国反对主耶稣的时候,没有赶上斯大林和毛泽东反对主耶稣的时候,可是,我们赶上了习近平让每一间教会要插上国旗的时代。真悔改的人,拥有了为主去承受你所在的时代,对主耶稣基督继续反对和抵挡的能力。如果你说,我是一个悔改的人。当你说起这一点的时候,如果你很沮丧,我是一个罪人,你因此感到自己很没有力量,那么,你还没有悔改,因为真悔改的标志是喜乐,而不再是忧愁;真悔改的标志,是重新拥有了去承受痛苦的力量。所以,路加福音第十二章第五十一节,主说:“你们以为我来,是叫地上太平吗? 我告诉你们,不是,乃是叫人纷争”。主耶稣基督为什么要受洗呢?他若不受洗,我们就无人可以得救。因为他要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

假如我们想象秋雨之福教会,主耶稣基督要来到我们当中拯救我们,他就一定要在我们这里上福音班、受洗、填会友登记表、拿到会友资格证书,然后,他以秋雨之福教会会友的身份,被钉在十字架上。主耶稣基督建立教会之前,先成为了他自己的教会的第一个会友,因为,他要代表在他之后、在他里面要成为他的教会会友的他的儿女们,走向十字架。所以,他说:“我所要受的洗,你们不能够受”,如果你听明白了这句话,如果你真相信这一个的福音,他就要对你说第二句话:“我所要受的洗,你们也要受”。阿们。如果你们听明白了,如果你们愿意相信这一位的主,主也会对你们说:“我所要喝的杯,你们也要喝”。主要邀请你们,来到圣餐的桌前。

我们一起低头来祷告:

主,我们感谢赞美你!我们看到了你一路的降卑,我们看到了那个让荣耀的神显得羞耻的画面,就是主耶稣在一个罪人的手中受洗。那不用悔改的,成为那需要悔改的人的替罪羔羊;那义的,替我们承受不义,好叫你的义归给我们这些不义的人。这就是福音,这就是否定了这个世界上一切自我拯救道路的福音。主啊,让我们拥抱这个福音,让我们知道你的这杯,我们不能饮;你的这洗,我们不能受,好让我们在你的里面来饮你的杯,在你的里面来受你的洗。愿在你的教会、在中国的教会、在这间教会、在每一个弟兄姐妹的身上,补满我主基督患难的亏缺,补满这个世界对我主耶稣基督继续的击打、反对和抵挡。让我们因着真心的悔改和信靠,而拥有承受这击打的能力,让这个世界看到那些承受了击打的主耶稣基督的儿女,仍然拥有喜乐的力量、仍然拥有生命中的自由!感谢赞美神听我们这样的祷告祈求,奉靠耶稣基督宝贵的圣名,阿们。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