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福音(弗2:14-18)

—— “属天的教会”以弗所书系列证道之十

2018年05月06日
王怡
证道经文:
以弗所书2:14-18
显示
视频
音频

弟兄姐妹,主日平安!

这段经文说,传扬和平的福音给近处的人也给远处的人。14节一开始说因祂使我们和睦。在原文中更直接一点的翻译是:基督就是我们的和平。所以传和平的福音,就是传耶稣基督。保罗说,祂使两下合而为一,就是双方,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他所说的双方是指谁呢?前面我们分享到局外人外邦人的福音,对吧?这个福音令人惊讶的是,它居然是给外邦人,它居然是给犹太人之外的人,它居然是包括我们中国人。所以这个双方是指犹太人和外邦人。保罗说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他是令你联想圣殿的结构。圣殿是神与我们同在的地方,当你去看圣殿的时候,圣殿差不多是由五道墙所构成。

第一道墙,就是所有人都可以来的地方,叫做外邦人院。那个地方天下万族都可以来。再往前面一点,有一道墙,外邦人不能够进去,只有犹太人才能够进去,那道墙将犹太人与外邦人分开了。犹太人进得去,不过犹太人也是分墙的,刚刚进去那个院子叫什么?妇女院。犹太人的妇女可以进到里面去,当然男人也可以进到那里面去。再往前面走一点点,又有一道墙,以色列的妇女不能再进去了,只有男人才能够进去,叫以色列院。以色列的男子都可以进去,在里面相聚在主前。再往前,又有一道墙,那道墙以色列的男子也不能进去了,只有祭司代表他们才能够进去,叫祭司的院。再往里面走,还有最后一道的墙,就是至圣所。只有当年做大祭司的才可以进去。各位,到现在最后一道墙,全人类只有一个人,可以进到至圣所,与神同在。与神同在的祭司,你可以说他代表了所有的祭司,所有的祭司代表了所有的以色列的男子,所有的以色列成年的男子代表了他们家的所有的妇女和小孩。再呢?所有的以色列人代表了天下的万族。

保罗在这里说,在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的福音当中,这五道墙,从最里面的那一道——幔子,从它开始,从上到下,在我主耶稣基督十字架上被杀的时候而裂开。保罗这一段经文的焦点是要告诉你,十字架带来的是从最里面的那一道墙开始拆起,一直拆到最外面的那一道墙,而这个就叫和平的福音。以弗所书一章的最后一节经文,还记得是什么吗?那一位升高的耶稣,祂为教会做万有之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是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有一位重量级的当代的解经家,他说:从这一节经文之后,以弗所书将展开最困难的部分。保罗知道福音要来改变我们的思想,进而重塑我们的人生,是何等的不容易。所以从第二章开始,他放慢了节奏,花时间来陪我们,没有立刻跳入主题,而是慢慢地让我们在福音当中再浸泡一会儿,也可以说让福音飞一会儿。然后才慢慢的带我们进入福音中来重新理解这个世界和重新理解你自己的最高峰的主题——教会。

有一位牧师是这样来形容这一段经文:在进入教会,在慢慢的展开教会这一重大的、高峰的主题之前,保罗做了一件事,就是牵着我们要走过一段崎岖不平的路,他要清理这一路上所布满的个人主义的荆棘。这是理解和平的福音的一个反面。

什么是叫做基督徒的个人主义荆棘呢?有一位当代的很著名的灵修作家,他写了这样一段话:个人主义者认为,成长是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个人主义者是一面跟随基督、一面自吹自擂的人;个人主义者相信,自己能够服侍神,而不需要面对神;个人主义者认为,自己能够服侍他们的邻舍,而不需要知道他们的名字;个人主义者认为,生命中的成长和虔敬就是把别人撇在后面;个人主义者认为,认识神、认识世界和周围的人,并用这样的认识来操控神、操控世界和操控自己周围的人。换言之,个人主义并不一定等于自由主义,个人主义者也不等于坏人;个人主义者不是不想成长,而是认为成长是个人主义的;个人主义者不是不愿意帮助别人,而是认为帮助别人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不是任何人赋予他的义务。所以你不要把个人主义仅仅是当作自私自利的同义词。在我们这个时代,个人主义差不多就等于道德主义,个人主义者甚至等同于好人。在当代的文化里面,值得尊敬的人通常都是个人主义者,取得了伟大的成就的人通常都是个人主义者,甚至在当代的文化中个人主义本身就是一种高尚的道德追求。但是只有福音能揭示出个人主义的实质。

福音的核心是基督的代赎,基督在十字架上的代赎。福音的核心信息是在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上,必须让另一个人来代替你,同时,必须相信那个人已经代替了你。如果有人替你给钱,有人替你做事,你一般都不会有意见,但是如果有人在关于你是谁这件事情上,在关于你人生的生命的一切价值和意义上代替你,这是你绝对不能够接受的。但这就是福音的意思。福音说,个人主义的实质,是以自我来作为衡量道德和称义的标准,但是福音说:“不”!是那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才是衡量道德和称义的标准和基础。你的价值由祂决定,你的人生的意义由祂的代替而决定,因为你的罪恶已经由祂担当了。

所以个人主义与和平的福音是相反的,或者说福音在本质上与个人主义是为敌的。因为在本质上个人主义才是福音所要拆毁的人与人之间隔断的墙。无论是五道墙还是一百道墙,个人主义造就了弥漫在一切人际关系和一切社群当中的冷漠、隔绝、冤仇。所以保罗在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如果福音在灵魂深处摧毁了你的个人主义,那么这个福音一定会带来人与人之间,族群与族群之间的和平。福音就一定会重新塑造社会的关系。这就是保罗这段经文所要表达的意思,甚至包括近处的,也包括远处的。有一首歌比较适合这段经文,以前你们有没有唱过,叫做《把冷漠变成爱》,唱过吗?刚才我提到一位当代的牧者,他是美国的一位牧师,他说:“美国的基督教是全世界个人主义的温床,个人主义的荆棘是美国基督徒出埃及之后在进入迦南地之前,必须经过的一段旷野,在穿越这一段荆棘路的时候无数的人跌倒其上,伤痕累累,教会呢,也在这个过程中损兵折将,以至于最后只有少数人能够到达迦南应许之地。”他的意思是提醒我们有很多的基督徒终其一生都无法到达以弗所书第三章,你们有点紧张吗?

在保罗所在的那个时代,全世界最重要的把人类隔绝开来的墙是罗马人与犹太人之间的墙。全人类被分成了两边,犹太人和罗马人或者是罗马人和罗马以外的人。那么,各位,让我这样子来问大家,在当今这个世界上,有哪些重要的将人类的族群分开来的墙呢?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最重要的一堵墙叫——柏林墙,还有最重要的一根线叫——三八线。不是指男人和女人的三八线,是朝鲜和韩国的三八线,不过最近看到金正恩跨越了三八线。对中国来说呢?在过去的六十多年来最重要的一道隔断的墙是什么呢?可能最重要的是台湾海峡。台湾海峡已经将中国人隔绝了半个多世纪,对吧。还有这20年来所塑造起来的全世界最庞大的互联网的防火墙,使中国社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局域网。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的时候说,他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上筑一道墙,现在好像还没有修。但是进而来说,地上一切的国家与国家之间都是用武力和高墙来把守边界和国界。还有呢,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社会都有一道墙,将少数的一些人,将坏人跟好人区分开来的那道墙是什么?是监狱的高墙。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生活当中处处充满了这些墙。

我下面要请大家看一张照片。柏林墙,在1961年末开始修建,在那之前的20年有超过300万人,越过东德和西德的柏林那一道界限。这是当时很著名的新闻的照片。有一位东德年轻的女孩越过这跟线,3个西德的警察站在这条线上拦阻东德的警察越线抓人。这是一副很美的照片,对吧?但其实呢,这是一副很伤痛的照片。我们看下一张。其实这个女孩是跟她的男朋友一起约会,她的男朋友越过这根线,被东德的警察开枪打死,她扑过去,西德的警察过来在边界上拦住东德警察,记者拍下了这张照片。这是人类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代表整个世界分为东方和西方两个世界之间最重要的一道墙,在那一道墙的面前有许许多多忧伤的故事。我要请大家再看最下面的一张照片。这是已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者刘晓波先生的妻子刘霞。最近西方的媒体在报道她的抑郁症变得越来越强烈,她希望离开中国,但是中国不让她离开,她心里面感到绝望,这是她无法离开的国家,她说就让我死在这里吧。

我不知道在你的生活当中,有什么样的墙?我不知道族群之间隔断的墙是否跟你有关?或许在你里面主要是跟父母那一代之间的一个很重要的墙,我们把那道墙叫做什么?代沟。不是往上的而是往下挖的。还有什么呢?

让我在这里稍微的展开,一个教会中的基要派和自由派对和平的福音的不同的理解。基要派认为:福音是拆毁人心中的墙,这没有错,他们认为真正的墙一定在人的灵魂里面,这个也没有错,但是他们进而认为社会与族群罪恶的隔断与和平不是基督徒的责任。而自由派认为:消除社会与族群之间的隔断的墙是信靠福音之人的责任,但他们并不认为基督的代赎是这一责任能够履行的前提和核心。

让我这样说出一个结论。保罗这一段经文,和平的福音告诉我们,福音既反对对社会的苦难、族群的隔绝漠不关心的基督徒,但是福音也反对把基督的代赎和十字架撇在一边,而去关心社会、企图促进社会进步的基督徒。我不知道在教会当中这两种基督徒分别有多少。我要告诉你们的是,福音同时都反对你们。圣经说,我们立志行善是出于什么?是因为什么?是因为神的灵,是因为神的灵将我主耶稣基督的代赎,那一个福音的力量浇灌在我们的心中。叫我们立志行善,都是神的灵在我们当中运行的结果,阿们!

保罗在这一段经文里面说,基督在十字架上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废掉了冤仇。保罗说,这一个福音的结果将带来人际关系的改变,这一个代赎的救赎之爱将会带来族群之间任何一种墙的隔断被拆毁,使父母的心转向儿女,使儿女的心转向父母,消除他们之间的代沟。雇员和雇主,他们之间有墙吗?掌权者和老百姓,他们之间有墙吗?在两个族群之间有墙吗?福音关于社群之间、人群之间的墙。福音说什么呢?基要派只在个人的内心传讲一个得救的福音,而把社会族群的一切的议题,苦难、罪恶和困境拱手相让给这个世界的王。自由派呢?他们不干了,他们积极参与一切社会族群的议题,去将基督耶稣的救赎仅仅视为个人层面的焦点,只是在一个普遍恩惠的意义上去关心社会,推动社会的进步,但并不认为基督的代赎,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同样关乎社会族群,他们并不认为福音本身是一切社会问题的终极解决方案。因此他们对社会族群议题的关心成为一种与福音无关的社会福音。但是这两类人都有类似的神学,就是将个人领域与公共领域割裂开来,都不相信基督救赎的福音是一切社会问题和人际关系的终极解决方案,甚至是神对这个世界终极的政治解决方案,也是一切的怜悯的、公义的、神学的、一切的基础和前提。

让我们来看这段经文。第一,是在社群的意义上而不是在个人重生的层面上描绘和平的福音。第二,个人的重生是基督的救赎被描绘为社群之间的和平的基础。

我们常常对《圣经》的理解是精句不太看上下文。我刚信主的时候读到这一段或听人讲这一段的时候, “拆毁中间隔断的墙。”我总是误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基督的宝血拆毁了罪人与上帝之间的隔断的墙,也就是拆毁了第五道墙——至圣所的幔子。如果你从空中往下去看大地,你去看大地上的任何一道墙,看万里长城或者看我们讲的任何一道代沟,都像是大地上的一道伤痕。大地上是不是充满了伤痕?至圣所的幔子是第五道墙,意味着不能进去,但又有一个例外,就是大祭司可以一年一次拿着羔羊或公牛的血可以进去。我们知道这一道墙被拆毁了,这一道墙的拆毁必须在你的内心深处发生,就是基督福音在你生命中重生的工作,是透过基督在十字架上裂开了祂的身体。

但是保罗这一段的经文说,拆毁了中间这一道隔断的墙,不是在谈最里面的第五道墙的拆毁,是在谈最外面的第一道墙的拆毁,是不是?他是在谈福音由里而外的对族群与族群之间、外邦人与犹太人之间、万国万民中最重要的人类族群的区分,因着基督的十字架而被拆毁。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上,一切伤口的愈合,一切墙的拆毁,都必须通过另一道伤口来完成,那就是在耶稣基督身上的、在十字架上的神圣而无辜的伤口,就是祂向多玛所显出来的肋旁的伤口,就是祂来引领每一位基督徒的钉痕的手,阿们!

柏林墙,三八线,台湾海峡,互联网上的防火墙都是这个罪恶的世界上无法拆毁的。人群与人群之间的屏障,人群与人群之间的隔断,而这些屏障和隔断都是这个世界不信耶稣的必然结果。但这一段经文所讲的“拆毁中间隔断的墙”是讲到一个福音的结果,至圣所的幔子裂开的一个结果,就是人群与人群、社会族群之间的冤仇,从此被打破。而且保罗在这里宣称犹太人与罗马人之间的冤仇已经被打破,他们所欠的律法的债已经被偿还了。

再次请大家注意。第一,这不是在个体的意义上说的,是在社群的意义上说的,甚至可以说保罗在这里宣称的是福音在政治上的一个结果。第二,保罗并不是说,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现在罗马政权已经与犹太人的工会和好了。福音并没有带来整个地上政权的改变,对不对?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信了耶稣。直到今天,福音也没有带来这个世界在政治上的、在所有政权当中的一种显著的改变与和平。所以保罗的意思是说,现在犹太人跟罗马人已经开始和好了,但是并不是在人间的政权当中和好,并不是在人间的政治共同体里面合而为一了,而是在耶稣基督的教会里面合而为一了。两个族群之间的和平是借着福音,并在教会当中得以成就和拓展。

所以,让我这样讲,这段经文对基要派的弟兄姐妹说:福音的确是关乎社会族群的,而不单单只是关乎一个人的内心,福音关乎你与一切人之间的关系。福音对这个世界的确具有一种政治的含义,福音就是这个世界最终的政治解决方案,一切的冤仇必须藉着基督的十字架而得以化解。同时,这段经文也对自由派的基督徒说:福音带来的社会族群的和解是仅仅也只在教会当中发生,是随着教会作为基督的国度在这个地上的扩展,随着和平的福音在这个社会当中的传扬而扩展的。你对这个社会的任何进步的追求都不能够绕开教会这一个基督的国度的中心,而祈求在世俗的政权当中去实现。福音是有政治含义的,但是福音的政治含义绝对不是一种刀剑的政治,而是一种超自然的政治。福音不是通过选票把秋雨圣约教会这五百人连接为一个共同体,福音不是通过对你们这五百人的人权的保护把你们连接为一个共同体,福音是透过耶稣的宝血把这五百人连接成一个共同体,这就是福音的一种超自然的政治。阿们!

没有福音就没有人群之间的墙的拆毁。你不可能因为举办一次奥运会就宣称:同一个世界,然后来唱同一首歌。谁跟你唱同一首歌!谁跟你是同一个世界!没有基督的代赎,一切想要去掉人群之间的隔断的理想,其实都是不切实际的,其实都是一些浪漫主义的,一种虚假的人文主义的想象。但是我也必须承认很多的时候这些理想也常常激动人心,特别是如果你不信主。我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我第一次听到约翰列侬的一首歌《imagine》,你们听过吗?他在这首歌里面说:不要上帝,不要天堂,不要地狱,不要去想这些,但是所有的人在一起和平的生活,就在今天,就在当下,大家拥有。你可以说我是个傻瓜,我这样子想,但I’m not the only one 。哇!那个梦想。我当时听到的时候我真的流泪了,那是我从小到大听到的第一个,关于和平的福音,不通过革命、不通过杀人的一种四海一家的福音。后来又长大一点听到约翰迈克尔杰克逊唱的叫《四海一家》 “We are the world,we are the children.”这些歌一般每过几年就有一首,对不对?“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还有什么呢?你们小时候肯定听过好多,还有那首歌叫什么?《明天会更好》。我们没有信主的时候,通常都是通过三五年更换一个“和平的福音”来继续生活下去,继续有改变这个世界的勇气,对不对?

但是,各位,保罗的意思是告诉你,这些叫做社会福音。一个没有基督或不以基督的代赎为焦点却想让世界充满爱,却盼望明天更美好,却要高唱全人类高歌,却要梦想四海一家。我记得有个火锅店叫“四海一家”。这些都是充满了我们的生活的假福音。直到我信主以后听到晓敏姐妹的歌,我才知道这位中国河南乡村的姑娘所唱的,超过了这些所有的超级巨星。因为她的歌才是真正全人类的和平之歌。因为那是从天上来的。我们今天早上晨祷的时候唱到那首歌,还记得吗?我们一起唱好不好?“耶稣用十字架、十字架的爱,废掉了代代冤仇。耶稣用十字架,十字架的爱,缩短了我们的距离。祂用十字架,十字架的爱,征服全人类。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救主。脚步踏响重重山,手儿敲开了扇扇门。报答主恩一生无求无怨也无悔,我们是神的仆人。”哈利路亚!

基要派的优点是绝对不会相信没有基督的和平之歌,但这是因为基要派根本不关心社会的苦难,他们根本不关心社会当中族群与族群之间的撕裂与痛苦,他们从来不认为他们蒙召作为一位基督徒蒙耶稣基督宝血的救赎是与此有关的。所以基要派在今天根本无法向着那些关心社会、世界和人群的人传福音。因为你们不能够仅仅的告诉他们浪漫主义的想象,唱的那些歌都是假的,你还必须告诉他们,如果基督才是我的救赎,那么基督的救赎会对这个社会、会对这个人群、对这个世界当中所充满的隔断的墙要说什么?我们对这个世界有话要说,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隔断的墙我们有行动,我们有事要做,阿们!让我举几个例子。

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的和平如何实现呢?如果在教会当中,坐满了前共产党员,也坐满了前国民党员,他们彼此认罪,彼此悔改,因着基督的救赎他们成为弟兄和肢体,他们甚至一起来到耶稣基督的圣餐桌前。请问这幅画面具有政治含义吗?当然具有政治含义。因为政治的基本含义就是不同的族群之间的公共生活当中的和平。如果一件事情仅仅关乎你个人而不关乎社群那就没有政治含义。如果他关注社群,他关注公共的事务、公共的共同体,他就是政治的。

因此当保罗宣称他所生处的那个时代上最重要的族群的界限,就是罗马人与犹太人之间的界限,因着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代赎而被拆毁了,那么他甚至等于在说,耶稣的十字架是一个政治事件。而且他告诉你那个才是那个时代所发生过的,甚至是人类迄今为止所发生过的最重要的政治事件。比谁继承了王位,谁当了国家主席,谁当选了元老院的元老,谁增加了或者谁减少了税收,福音比这些事件都要重要一万倍。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政治。这是一种更高的上帝的政治。这是一种眼睛看不见的,不需要使用刀剑也拒绝刀剑——收刀入鞘——的一种政治。不相信福音的人认为政治背后一定是用刀剑来做依靠的,是吧?没有刀剑做依靠哪有政治呢?怎么可能把分散的人聚集在一起呢?怎么能够施行统治呢?怎么能够使中间隔断的墙消灭呢?怎么可能维稳呢?但是,教会用什么来维稳呢?我看你们之间经常磕磕碰碰的,也挺有矛盾的对吧?请问在秋雨圣约教会主要是通过什么来维稳呢?通过耶稣基督的福音在维稳!对不对?这就是真正的政治。但是这一种政治是透过一个一个具体的、真实的人类个体的重生而表达出来的。一定要透过最里面的第五道墙,在你的内心当中幔子的裂开,才能够慢慢看到最外面的第五道墙的拆毁。

在我们这间教会当中,有没有共产党人的后代和国名党人的后代呢?我相信是有吧!在我们这间教会当中有没有资本家和雇员呢?我相信是有吧!在我们这间教会当中有没有文革时候的红卫兵呢?有没有文革的时候被红卫兵欺负抄过家的人呢?都有吧!这一幅教会画面表明,福音进入中国大陆已经超过两百年了,这意味无论中国社会多么糟糕,无论中国的统治者是多么的专制,只要教会在,只要福音仍然在传讲,中国社会就走在那一个终极的政治解决方案当中。这个终极的政治解决方案就是福音。尽管在实际的政治和社会层面可能毫无影响力。

我再举一个例子。如果在美国或者其它一些国家,最普遍的一种族群之间的隔断的墙是什么?可能就是你的肤色。如果你是一个有色人种,或者你是一个白人,你要么就是有色人种要么就是白人,你不可能都不是,对吧?那么,你的肤色你的脸就是一面隔断的墙,可怕吧?我再举一个例子。海外的维权网再次公布了中国在押的490位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名录,其中我看到藏族人和维族人占了这份名单上几乎40%,加上法轮功练习者,这三类,占到中国的政治犯良心犯的70%以上,基督徒在里面约占10%。前几天我路过成都的一个巷子叫“仁厚街”。老成都人都知道,这是市中心一条非常有成都味的老巷子。90年代有一个著名的三一书店在那里,还有成都最好的一个旧图书店也曾经在那条街。我读大学的时候,每一周都要去那个巷子里面流连忘返。但是有一天我惊讶的发现,这条老巷子几乎已经变成了一条穆斯林街道,从街头巷口到巷尾,至少有4~5家穆斯林的店面,而且好几家是批发店面。据我观察,这个现象也出现在以天府广场为中心至少几十条市中心的老街上面。今年我们教会开始了每天晨更祷告,经常都会来教会晨祷,我也惊讶的发现,每一天清晨在我家楼下的花园里面有一位穆斯林的妇女将祷告垫铺在地上三拜九叩公开的做穆斯林的早课。各位,请允许我提醒你们,成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成为一座穆斯林的城市和藏民的城市,这个速度远远的超过基督徒在这座城市中传福音的速度。今天有很多的基督徒还在羞答答的说:“信仰不要那么公开嘛。”但是我告诉你,我的这一位穆斯林的邻居,她起床起得比我早,她祷告比我殷情,她的宗教活动比我更公开。你们的邻居当中也一定有,只是你没有发现,你早点起来就会发现。

在今天的中国,如果没有福音持续的传讲,如果福音的复兴不能够持续半个世纪到一百年,那么,我想象不出有其他任何的方法可以解决汉族与藏族、汉族与维族以及大陆与台湾的一系列政治问题。一旦中国共产党失去专制者的强权地位,中国社会恐怕将要进入长期的族群冲突和社会动荡。族群之间隔断的墙,除了基督,无人能够拆毁。族群之间隔断的墙——这一个最重大的政治问题,不是通过任何的政治议程能解决的,而是透过在中国社会当中的教会来解决的。我们不传福音,中国就有祸了!你明白吗?如果我们不传福音,共产党一旦垮台,中国就有祸了!没有人可以带来和平,没有人可以除掉清算的苦毒和怨恨,没有人可以阻止人群之间的互相的仇恨;只有教会可以,只有教会的福音的运动可以!阿们!

过去这四十年的中国社会,一面在拆墙,一面在筑墙,而且筑墙的速度总是超过拆墙的速度。求主借着保罗的这段话让你们知道,除了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中国社会的一切问题都无解,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问题都无解。是药三分毒,一切解药同时都是毒药;一切拆墙的努力,推墙的努力,同时都在竖起新的高墙。唯有我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唯有在你的人心深处所裂开的幔子,才能够拆毁中国社会当中一切族群与族群之间的中间隔断的墙,世世代代的冤仇。阿们!

最近一段时间我看到一些对我所说的基要派基督徒的有一些讽刺,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我看到四个说法,就是描绘没有剪去个人主义荆棘的、将信仰单单的视为个人内心生活的、对中国社会的一切罪恶和人群之间的一切的隔断所产生的痛苦、麻木不仁的基督徒。

我看到一个基督徒写的,叫“佛系基督徒”。你们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吗?最近流行一个词叫“佛系”对吧?“佛系基督徒”,就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基督徒,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基督徒,就是独善其身而对社会对他人充满了冷漠的基督徒,而且把自己打扮成高派属灵的基督徒。还有一种我觉得说的更好,叫“中华田园基督徒”。因为中国古代的梦想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信仰可以帮我们实现中国古人陶渊明到苏东坡都不能够实现的中华田园梦。他们认为城市是罪恶的,到乡下去买房子;他们认为这一族群、城市的中心都充满了罪恶,不如到山上去看一看风景多么的优美;他们不认为人是可爱的,他们认为“采菊东篱下”是可爱的。这个叫“中华田园基督徒”。第三种,我听到一个词,叫做“岁月静好基督徒”。这个词你们也很熟悉,形容今天中国社会的小资产阶级,同样是一种麻木不仁的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追求个人生活的理想,假装所身处的这个社会岁月静好。第四个,是我看到陈佐人牧师发的,叫做“古墓派基督徒”。神雕侠侣里面有一个“古墓派”对吧?天天躺在冷冰床上使功力增加的很快。

这四类基督徒,对于社群的罪恶,生活中充满的不义,一切与和平相反的世界的场景,缺乏认识或者冷漠麻木。他们是一群装睡的基督徒。把福音变成假装与世界和好的内在升华和个人小资产阶级的信仰的追求。他们对于这个充满了隔断的墙的社会,对于在这个社会上传扬和见证一个和平的福音,见证神的国,就是在基督里面的更高的城邦和政治,对于神的国和祂的义,缺乏激情,缺乏渴望。他们喜欢讲爱,但是让我说,在今天,只讲爱并不能够将基督教与一切的异教区分开来。因为今天的异教已经形成了人文主义的爱的宗教。你有没有发现春节联欢晚会从头到尾都在讲爱吗?面对形形色色的当代社会的爱的宗教,我们必须高举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福音。阿们!

亲爱的弟兄姐妹,是的上帝是爱,亲爱的弟兄姐妹,是的福音一定是关于爱的。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们,我希望也鼓励你们,凡事你们提到爱,请你们必须同时提到十字架。阿们!因为只有十字架才能将基督教与一切异教所宣称的爱区别开来。只有爱和公义在十字架上的汇合,神的震怒与恩典在十字架上的汇合与翻转,才是基督教与一切异教的区别。让我们有勇气对这个世界说,除了十字架的爱,我不知道有其他的爱。说到爱,却不说到十字架,你所谓的爱不过就是小资情调的宗教,就是用基督教语言加以包装的现代异教。你就是我刚刚所说到的那四种基督徒。

有的时候会发现神藉着教会来见证祂,也常常不是在个人层面上的。比如说,生了病,祷告病就好了,来信耶稣吧,基督徒的平均治愈率更高。有吗?没有。来信耶稣吧,基督徒的平均寿命比社会平均寿命高。有吗?没有。来信耶稣吧,基督徒的平均收入比成都市平均收入更高。有吗?没有。通通都没有。但是在一些具有道德含义的群体的见证上,主耶稣基督的确藉着教会有留下这样的见证。在过去四十年的中国社会,来信耶稣吧,教会的生育率一直都远远高于社会平均生育率。有吗?有!来信耶稣吧,基督徒除了因信仰的缘故被抓以外,基督徒的犯罪率远远低于社会的平均犯罪率。有吗?有!来信耶稣吧,信主的人里面的离婚率远远的低于社会平均的离婚率。有吗?有!哈利路亚!阿们!来信耶稣吧,基督徒当中把钱捐出去的比例远远高于中国社会。有吗?有!基督徒当中做志愿者的比率远远的高于中国社会平均水平。有吗?有!这才是耶稣基督的十字架的福音。

结语

在社群的意义上,借着教会所显出来的就有道德含义的见证,而不是生活条件比别人好。感谢主,在过去的这些年,上帝使我们在这座城市当中,我们稍微的做了一些的工作,帮助上访者的群体,建立他们当中的福音事工。帮助良心犯政治犯的群体,和他们的家属,建立在他们当中的福音事工。保护那些未出生的婴孩,建立反堕胎的福音事工。最近,我越发的有负担,常常为着下面的几件事向神祷告,如果你们有感动请你们加入我的祷告。我祈求主带领这间教会,在未来的一些年里,在成都这座大城当中,能够带我们去做我们从未做过,或者从未做成的一件事情:

第一,在成都建立一间藏族人和汉族人共同敬拜基督的教会。因为汉藏之间,数百年的冤仇,已经被基督在十字架上的代赎打破了。

第二,在成都建立一间穆斯林的基督徒教会和汉族的基督徒教会,共同信仰基督,敬拜上帝。因为穆斯林与基督徒之间,上千年的隔断的墙,也已经被主耶稣基督的宝血所拆毁了。

第三,在不远的将来,求主带领这间教会,能够在成都,这座城里,带领大批的公务员和共产党员悔改信主,因为官与民,党与群之间的冤仇,也已经被基督耶稣的救赎之爱涂抹洗净了。

第四,在不远的将来,求主带领这间教会,能够进入吸毒者的群体,建立吸毒者的福音事工;进入妓女的群体,建立妓女中的福音事工;进入同性恋的群体,建立同性恋者的福音事工;进入流浪汉的群体,建立流浪汉当中的福音事工;进入抑郁或躁郁患者的群体,建立抑郁和躁郁患者的福音事工。

第五,在不远的将来,求主能够带领这间教会进入监狱,建立监狱中的福音事工,因为监狱的高墙再高,也不能够拦阻基督的救赎之爱。因为没有什么墙,是基督的十字架不能够拆毁的。阿们!

如果我们说,我们是一群因着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在我的内心的最深处与神之间的隔断已经被拆毁了的人,那么我们怎么向这个世界来见证,我们是那一群在内心的深处已经被拆掉了那隔断的墙的人呢?藉着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在这座城市当中,来拆毁一切族群当中隔断的墙的福音的工作、怜悯的工作、公义的工作。阿们!我希望你们有负担的和我一起来为这几件事情祷告。我相信上帝要呼召和使用你们中间的一些人来成就我在基督面前的这些祈求。这些拆毁中间隔断墙的事工,必要在我们当中成就。不是十年就是二十年,不是二十年就是五十年。如果等我老了,我还看不到上帝呼召和使用你们这一代人,我就转而为你们的子孙来祷告,求主兴起他们。求主不要使你们的儿女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做了一辈子岁月静好的基督徒。就算上帝不用你们,我也祈求上帝用你们的儿女去为祂癫狂。哈利路亚!

我们一起低头来祷告:

主啊,怜悯我们,祢把我们从一切拆毁的墙中,我们与祢的距离,我们站在圣殿的最外边,我们本来是与福音无份的那一道一道隔断的墙,因着基督耶稣的宝血被拆毁了。主啊,求祢来带领祢在中国的教会,让我们来拆毁那中间人群当中一切隔断的墙,在这座城市当中,来彰显我主耶稣基督十字架的爱,使用我们进入族群当中。什么是祢在成都这座城市当中的肋旁的伤口呢?什么是祢在中国这个社会当中的肋旁的伤口呢?主啊,求祢显给我们看祢肋旁的伤口。求祢用祢钉痕的手来引领我们,进入到那些卑微的人群当中,进入到那些被隔断的群体当中,进入到那些我们本来讨厌厌恶想要远离的人群当中。主啊,求祢怜悯今天中国的教会,不要让我们成为一个小资产阶级的教会,不要让我们成为一个在今生渴望福音带给我们看的见的满足,要求福音在今生兑现的基督徒。主啊,求祢将那天上的永远的荣耀和永生的盼望在我们的生命中点燃。让我们愿意为主去癫狂,求祢带我们跟随祢的脚踪,走十字架的道路。愿万口有一天都要向祢承认,万膝都要向祢敬拜。因为祢在十字架上已经拆毁了隔断的墙,已经征服了全人类。感谢赞美主,求祢垂听我们这样的祷告祈求,奉主耶稣基督宝贵的圣名。阿们!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