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主的圣殿(弗3:1-6)

—— “属天的教会”以弗所书证道系列之十一

2018年05月20日
王怡
证道经文:
以弗所书3:1-6
显示
视频
音频

弟兄姐妹,主日平安。

上一周我们经历了5·12教案。有时候你会被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事情所激动和充满,就不大会去关心其它的事情。然而在这一周中,我看到有两件事情发生在上帝的国度里:

第一件发生在印尼,有三间教堂发生爆炸案,穆斯林的激进分子接连炸毁三间教堂,有十几位弟兄姊妹殉道,40多位受伤。

如果放在平常,这样的事情对我的冲击会更大一点,可是在这一周,好像我们都在关心我们自己的状况。当我忽然看到相关报道的时候,我求主使我们能够扩展我们的疆界,也包括扩展我们的心,使我们在上帝的国度中,能看到那许许多多比我们更艰难的,因着信仰而承受着来自这个世界的误解,来自这个世界的逼迫,甚至是杀害的弟兄姊妹。实在是求主能够怜悯,也能够因此激励我们。

第二件事,这两天看到一个关于伊朗地下教会的报道,也特别鼓励和安慰我。因为在伊朗,依照他们的法律,如果你生来是波斯人,你是这个族群的人,你是不可以去参加教会的,你去参加就是违法的,是要坐牢的,因此穆斯林如果要改信耶稣的话,在当地是需要秘密聚会的,是不敢彰显自己的身份的。

最近,看到一个机构的报道,称见到在伊朗的一个教会领袖,他说:“过去我们教会有100个人,在他们要关闭一切说波斯语的教会后,现在我们有了100间地下教会,和100个正在建立地下教会的人。”所以报道说,每关闭一间教会,就会有5间教会产生。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真的是知道,在这样的地方,上帝的作为是何等的奇妙。

有一个福音机构专门制作了针对伊朗说波斯语地下教会的卫星电视的福音节目,这个节目也教大家如何聚会,如何去建立一个教会,当然这教会就像多年前的中国家庭教会一样,只不过是家里客厅中的七八个人而已。但是如何聚会,如何敬拜神,从这个节目的报告来说,有70%参加了这个课程的登记的在学习者,都在尝试建立自己的教会;30%的正在观看这个节目的人,已经在建立自己的地下教会。机构说他们每天都要收到来自伊朗的几百个人打来的电话,要求更多来认识耶稣,认识福音。

我们这卑微不配的一群人,真的是看到,上帝未曾不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地方,包括今天的这个世界上,为祂自己留下这样美好的见证。

所以愿那些在各地的教会和各地的基督徒,那些承受了更多严峻的压迫的地方,有更多圣徒的见证常常来激励我们,不要让我们生出好像以利亚那样的心态来说,好像只有我们在忠心的侍奉神。

无论是在中国,无论是在全地,有神为祂预备的七千人。七千只是一个象征的数字,实在是多得数不过来。阿们!

一、本体论的教会

我们看到这一段经文,保罗把我们的焦点不断地转向教会和对教会的认识。在前面的一段经文里,保罗是这样表述的:

首先说,教会不是什么,我们不是什么。他用到7个不是。

我们首先不是蒙怜恤的,我们是外邦人,我们不是神国里的人,我们是诸约上面的局外人,我们是没有神的人,我们是没有指望的人。

他不断地提醒基督徒去思想:当你跨过一个门槛的时候,当你从世界进入到教会的时候,不要忘记你从前是怎样的人,不要忘记你从前是属于一个怎样的黑暗的世界,不要忘记你过去的生命无论内心深处还是外面,是一个可怜的光景。

然后保罗提醒说:“为什么在你身上会发生这样一个反转和转变呢?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基督为你所做的。”

刚才我们所唱的这首诗《流血》,我不知道为什么,祂竟然愿意为这卑微不配的人来经历一切的忧伤和痛苦,这是福音的奥秘,这也构成了信仰的奥秘。

这一段经文,保罗的焦点是指教会里的奥秘,我想有个提纲挈领的命题,就是通过这段经文向大家传讲的很重要的一点——一个本体论的教会。

要从一个教会的本质来理解教会,必须要认识教会是什么?认识教会是什么,胜过认识教会的所为。

而且要认识到一件事,就是你们是什么?教会是什么?这同教会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本质而言没有关系。

举例说,一家公司,除了是它自己所呈现出来的一切以外,它还能是什么呢?除了是它一切的所作所为所呈现出来的以外,这家公司就不再是别的。

我的意思是说,并没有一个叫作本体论的公司。你明白这个差别吗?公司的一切的所作所为决定了公司的所是,它一切的作为决定了它是什么,决定了它是谁。因此并不存在一个本体论的公司,就是虽然现在的公司完全是一个与之相反的状态,但是这个公司在本质上仍然是另外一个与现在相反的本质,不存在这样的一个本体论的公司;同时也没有一个本体论的国家,一切的人类组织都是由组成这个组织的人的一切所作所为所决定的。

你可能会同意这个观点,说:“是啊,一切的组织都是由它的人做了什么,他们一切所作所为而决定的,当然是这样。”然而很多基督徒,很多来认识神的人,会把这个结论延伸到对教会的理解里面去。让我这样说,保罗在这里这样宣告,“但是教会不是。而且只有教会不是。”在一切的人间共同体中,只有教会不是。因此保罗在这里给了我们三个命题:

教会是什么?是神的国;教会是什么?是神的家;教会是什么?是神的殿。教会是神的国,教会是神的家,教会是神的殿,这就是一个本体论的教会观。

你认识教会之所是,都是从神来认识的;你认识教会之所是,都是由耶稣为教会做了什么来决定的,而不是透过教会的现状来认识的,不是透过教会目前的成员来认识的,不是透过教会现实的一切作为来认识的。因为它的成员都是罪人,因为它一切的作为都不完美。

我们认识人类一切其它组织都是前面所指出的那样,看它的所作所为,但认识教会不是这样。

教会的本质和教会的实质,甚至那个实体的真正的教会,是眼睛看不见的。让我再次这样说,你不可能透过眼睛所看见的一切和耳朵所听到的一切来认识教会的本质。你只能透过认识耶稣来认识教会的本质,你只能透过十字架的福音来认识教会的本质。

有一位神学家说,二十世纪近一百年以来,一直存在一种对教会的误解。他说:“论到对教会的理解,社会学的角度取代了一切。”

教会并不是一群臭皮匠聚在一起就顶一个诸葛亮,教会不是一群人要为主大发热心而聚在一起,这些都不是教会的本质;教会是神的国,教会被称为是永生上帝的家,教会被称为是耶稣基督那位曾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从死里复活的人类的救主,创造和拯救的神,祂的身体;教会被称为神的殿。

二、基督是神的殿

一些福音派教会特别喜欢一种敬拜模式:从外院进到内院的模式。可能有弟兄姊妹信主时在里面待过,他们会先唱些外院的歌,再唱进入主的门、内院的歌,唱圣所的歌,最后到达最高峰,唱至圣所里面的歌。

上段经文讲到,那段在中间隔断的墙被拆毁了,是不间断的从外院进到内院再到至圣所。实际上就是说,你跨过了一个门槛。可是福音的一个焦点就是说,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并不是从外院一点一点的挤进去,我们是靠着耶稣的宝血,放胆无惧拿着祂的血,中间的幔子已经从上到下的裂开。基督徒的敬拜,从一开始就是在至圣所里面的敬拜。

至圣所的敬拜是从悔改开始的,从宣告“信耶稣,你是我的救主,我是一个罪人”开始的。因着基督的救恩和祂的赦免,我们进入至圣所。

这个至圣所,我们说,“哇,这是殿!”殿在哪里呢?殿是无形的,保罗说神藉着圣灵住在你们中间,你们是圣灵的殿。原来我们这些人就是神的殿。我们怎么会是神的殿呢?因为基督是神的殿,基督是你们拆了这圣殿,祂要第三天建起来的殿。

我们教会是什么呢?是基督的身体,因而藉着圣灵内住。当你去认识教会的时候,你要把基督的救赎、五旬节圣灵的降临,甚至与创世记第一章,起初神创造天地连接起来。那就是基督创造了教会,如同起初上帝创造了天地。因此,当你去认识教会的时候,其实同你认识这个宇宙、这个世界是一样的,它有一个本质,就是它是被造的。被造是什么?这个被造不是通过一些原材料制造的,是从无到有而造的。如果天地是从无到有被上帝创造的,那么我们这些人被称为教会,就是从死里复活而被造的。

在圣经中,有一处讲到人的时候,称祂是一位从无到有,使人从死里复活的神,也就是说,这位神做了两件大事,第一是创造,第二是救赎。这位神做了两件奇妙的事情:一件是从没有中创造出有,另一件是从死里面创造出了生。

当我在派出所做笔录的时候,警察问我:“秋雨圣约教会是你创办的吗?”我说:“不是,是上帝创办的,神的儿子来到我们中间,祂在十字架上被杀,第三天复活创办了教会。”又问:“你是哪个教会的?”再答:“是耶稣基督的教会。教会是耶稣所创造的,祂是神,而且他成为了一个人,来救赎我们。”我叫警察把每个字都写上,不写我就不签字。

这就是说,任何时候都要理解一个本体论的教会,而不单单是理解你眼睛现在看到的这个教会。

三、教会与世界的冲突

圣经告诉我们,整个世界的一个基本的冲突,是教会与世界的冲突。这里的教会指的是真教会,就是教会的那个本质和世界的本质之间的冲突,就是耶稣基督的新创造和那个在罪中堕落的旧创造之间的冲突。

因此,教会与世界之间的冲突并不只是发生在有形的教会与世界之间,而且发生在有形的教会内部。当我们说到教会与世界的冲突的时候,不是单单的说某一间具体的教会以及所有的具体的教会同外面世界之间的冲突,而是包括教会内部。因为教会是由麦子和稗子所组成的,教会是由重生的人和没有重生的人所组成的,教会是由那忠心爱主的人和不忠心爱主的人所组成的。

对于教会和世界的冲突,是弥漫在教会内部的,教会与世界的冲突是充满在教会内部的。教会内部是指看得见的有形教会的内部,教会与世界的冲突是指那个由天上地下一切至终要在羔羊生命册上有份的真教会与世界的冲突。

四、基督与教会的关系

我们来看这几个类比。神的国,神的家,都是在讲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常用的两个类比是:第一个是身体的类比,在身体的类比中,基督被称为头,我们被称为身体;第二个是婚姻的类比,在婚姻的类比中,基督被称为丈夫,教会被称为妻子。此外还有一个房屋的类比,在房屋的类比中,基督被称为房角石,或者是房子的根基,教会被称为上面的房屋、建筑、一切的砖瓦。

昨天我们进行了婚姻的更新礼。上面的类比中,教会同婚姻更相似,因为盟约是婚姻的实质,而不是这对夫妻目前的所作所为。为什么这些夫妻要来到上帝的面前进行婚姻的更新礼呢?因为婚姻有一个实质,婚姻的盟约是建立在基督的宝血之上的,基督做了什么才是这个约的实质,而不是对方做了什么。

一对夫妻目前磕磕碰碰的,一对目前问题重重的夫妻,他们来参加更新礼拜,说出他们盟约中的誓言,乃是表明他们相信一个本体论的婚姻,他们相信一个不是他们现在婚姻的状态,是高于他们现在婚姻状态的一个本体性的婚姻。他们不是用实用主义的态度去看待目前的婚姻,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可能有婚姻盟约的更新,也就是无条件的接纳对方,接纳对方一切不完美的,甚至是仍然带着彼此伤害的一个部分。

听上去我们的教导常常是这样子的。你应该接纳对方不完美的样子,你应该无条件的爱对方,这是有前提的。这一切的前提是你相信一个本体论的婚姻,是你相信婚姻的本质是由基督决定的,而不是我和对方决定的,不是被我们目前的现状和所作所为决定的。

如果婚姻就像公司一样,是由一切成员现在的所作所为决定的,那么无条件的去接纳不完美的现实,那根本就是傻瓜。你们在单位里工作,是怀着这样的态度吗?怀着无条件的接纳单位的一切现实,包括发不起工资的状况?没有谁是这样的,我想也没有哪个公司敢这样要求你,如果那样的话,就不叫公司,叫宗教组织,你不是加入了一家公司,而是加入了一家宗教组织。

昨天我问一位弟兄:“你们为什么不参加婚姻更新礼呢?”没有人会说:“因为我们的婚姻完美,我们不太需要,我们不想同那些关系糟糕的夫妻一起参加更新礼,他们比较需要,我们已经完全了。”感谢主,这么多年来,我没有遇到坚持认为自己目前最需要的就是一场追思礼拜的狂妄夫妻了。所有不参加的都不是认为自己不需要,而是以一种实用主义的态度来看待自己的婚姻的状态,认为自己没有更新、难以更新、不可能更新,这种对婚姻的看法,同很多基督徒对教会的看法是一样的。

昨天我对那个弟兄说:“如果明年我还没有坐牢,你们来参加婚姻更新礼好不好?我给你们证道。如果明年之前我被抓了,你们就松一口气。”“那再说吧。”如果你们真的不想参加,就祷告求主让我明年没有机会给你们举行婚姻更新礼。这位弟兄说:“你逼迫我……好吧,我报名,不然你的逼迫太厉害了。”

我们从婚姻回到对教会的认识,为什么我们要接纳不完美的教会呢?为什么我们要委身在一群不完美的弟兄姊妹当中呢?为什么我们要去热爱全地的教会呢?就是一个充满了玷污和皱纹的各类的病的教会,充满了宗派纷争、嫉妒、软弱、退后,一切的瑕疵的教会呢?

因为同婚姻一样,教会有一个本质,这个本质胜过它的外貌。这就是人如果不相信婚姻或者主的教会有一个本质是胜过它的外貌的,那你根本就是不信耶稣。每次主日敬拜,特别是每个月圣餐礼的举行,都是整间教会信仰的更新礼。

昨天,我们诗班献唱的那首诗歌特别美,那首诗歌把婚姻和教会的关系连在一起表达了出来:

新郎近了,新郎要来了,欢欣!因为新郎要来了!

昨天一些慕道友感觉怪怪的,因为婚姻一般是新娘重要嘛,结果一开始诗班就唱新郎快来了。我也看到昨天婚礼的照片很漂亮,有超现实的风格。基督徒的婚礼都是超现实主义的,而且基督徒的信仰也都是超现实主义的。甚至你对教会的理解也应当是超现实主义的,今天我们的这场崇拜之所以称为崇拜,因为它是超现实主义的,用另外一个词来讲,就是超自然的。

信仰的本质是超自然的,我们相信婚姻有一个超自然的本质。假如说有两对夫妻,他们的婚姻现状看起来都很糟糕,其中一对是信耶稣的,另一对是不信耶稣的。我仍然会说,他们之间有一个本质的区别,甚至是天上和地下的区别。这一对夫妻的状况,可能到他们死亡的时候,在他们分开的前一天还在吵架,但是他们是走向天堂。另外一对夫妻外表看起来同他们一样,死亡前一天还在吵架,但他们死后走向地狱。这个你明白吗?

你的生命,你的得救的地位是因着恩典而被给予的,因此那些因着恩典而被给予得救的人,他们在婚姻中的关系,在教会中的关系,同样的是这个恩典所给予的,同你糟糕的现状没有关系。为什么?因为信耶稣的人,他们的婚姻有一个超自然的本质,那就是神的配合、主的宝血、圣灵的眷顾。

我们可以这样说:“在信主的人,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在不信的人,忍耐到底的必然发疯。”不是说忍耐就一定对,没有盼望忍什么?忍不了是痛苦,忍得了也是痛苦。教会同婚姻是一样的,不要为教会的不完美,不要为教会的不和睦而过于忧伤,不要为你身边的弟兄姊妹的软弱或者是有彼此的伤害而过于忧伤。

五、合一是教会的超自然的本质

保罗不会说:“嘿!弟兄姊妹,你们要努力成为上帝的国,你们要努力成为上帝的家,你努力不够就不是上帝家里的人了,考试考得不好明天就不是神的儿子了。弟兄姊妹,你们要努力成为神的殿,要改变里面的品质使你们成为神的殿。”不是,保罗是在宣告,你们就是神的国,你们就是神的家,你们就是圣灵的殿。合一首先不是基督徒努力追求才能够得到的东西,合一首先是在基督的福音中被给予的,是教会的超自然的一个本质。

让我这样讲,相信教会的合一比为教会的合一做点什么更重要。当你不相信教会的合一时,你为教会的合一做点什么?第一,你做不好,你可能做一点,做不到两点,做两点你也做不了三点;第二,做到一定地步,你就会说你不干了,教会的人太坏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临界点,都有自己的底线,你不干了别人还在干,看上去他好像比你更敬虔,实际上他还没到他那个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那个点,到那个点就不干了。因为如果你不相信教会的合一,你就没有办法保守教会的合一,你就没有办法通过你做什么来促使教会合一;甚至你做的时候,你没有办法有盼望

举个例子,这曾经在我信主一事上对我有很大的触动。1989年,“六四”的时候,在“六四”的前两天,被通缉的学生领袖中有个叫柴玲的,她逃了出来,因为听说天安门前将有屠杀。她后来逃到美国,记者录有一段视频,讲她为什么要走。在那段视频中,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她哭泣着说:“中国人,你们不值得我为你们死,所以我要走了,我绝望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不在耶稣基督的救恩上,她讲得是对的,谁值得我们当中一个人去为另一个人死呢?不值得。我们能够批评她吗?我们能够批评她逃走太不像话了吗?没有人有资格批评她。顺便说,柴玲后来信了主。

今年是5·12大地震十周年。我有一位朋友范美忠,很多人知道他,是因为这场大地震后他被人叫作“范跑跑”,他是我们教会最早团契中的成员之一,可是他后来没有信主。他回顾地震说:“到了那个时候,我作为一个老师,我就是要自己先跑。”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不在耶稣基督的福音中,我也同样认为,没有人可以批评范美忠,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批评柴玲,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值得,因为我们中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利把这样的道德责任加在另一个人的身上。然而在十字架上,耶稣向我们显明了高于地上自由主义的、个人主义的权利观,之上更高的是祂的拯救,祂的福音。我们不配,我们甚至都不配让柴玲为我们死,我们也不配范美忠为我们不跑,不配,没有一个人配。那更说不上我们配神的儿子,当地震来临时,祂为我们不跑。

我们难道配在刀剑临到的时候,神的儿子代替我们吗?我们不配,全然的不配。因此基督在十字架上的代替,产生了教会,祂在十字架上的代替生出了教会,是祂在十字架上的代替赋予了教会合一,是基督赋予的教会的本质,而不是教会向基督献上的礼物。当你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你就能够接受不合一和不和睦的现实。让我这样说,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甚至不把必须和睦作为一个要求去施加在他人身上,相信合一的人,可以接受不合一的现实,这就是十字架的方式。

因此,相信合一的人,相信我们是神的国、是神的殿、是神的家的人,不会以压力强迫他人与自己合一,不会去强迫他人或要求他人作出改变,而是以十字架的方式去承受他人与自己的不合一。背十字架是真正超自然的,背十字架是真正相信超自然的合一和相信超自然的盟约,是相信我们在基督里有一个新的身份——我们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子民。

这就是为什么常常在婚礼上,许多过来人会对新人劝勉说:“不要对你的配偶期望太高。”有一位丈夫在誓言中加了这样一句:“请不要对我有过高的期待,因为我是一个罪人。”我相信这句话其实是每一位会友受洗时,宣誓成为一间教会的成员时,想要告诉所有人的,“请不要对我期望太高,因为我是一个罪人。”你们中间彼此有嫌隙的时候,有人对你有意见的时候,你可以对他说:“我宣誓的时候,忘记跟你说这句话,现在补给你:请不要对我期望太高,因为我是一个罪人。”

教会是国,我们就是同胞;教会是家,我们就是亲人;教会是殿,我们就是一群祭司。求主特别在这段时间使我们思想这个本体论的教会,让我们的目光超越我们所面对的一切,身陷其中的一切,而能够看到那荣耀的主耶稣基督的身体,看到将来。

我有一次分享,我同妻子之间,偶尔她向我发脾气的时候,我就特别想笑。为什么想笑呢?因为我的眼前浮现出来的是,将来她站在再来的那位基督面前完全荣美的样式,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想笑,就是想到以后的日子就喜笑。盼望弟兄姊妹看教会也是这个样子。当你看见旁边的弟兄姊妹,当你看见教会的现状,当你看见这间教会、那间教会,当你看见其他的教会,当你看见今天中国的教会普遍是如此的软弱,是如此的缺乏福音的力量和在上帝面前的勇敢,看见那些在教会中所弥漫的罪恶、瑕疵、玷污、皱纹等各类的病,你就想到耶稣基督用水将祂的教会洗干净,献给自己做一个荣耀的教会;想到教会有一天,就像昨天我们唱的那首歌《新郎要来了》,站在新郎面前的是一位如此荣耀、如此美丽的新妇。当你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你就能够忍受。

一位丈夫或是一位妻子就会说,“我现在已经下定决心,即使我的丈夫二十年都不改变,我还是爱他”;“我的妻子即使三十年后还是这个样子,甚至脾气不但没有变好,还有可能越来越糟糕,但是我仍然爱她。”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盼望你们把这样的态度、这样的一颗心,因信而来的力量,也带到你对基督的教会的认识上面。无论主的教会如何,无论家庭教会在你的眼里是多么的糟糕,无论这一间教会在你的眼里是多么的不完美,无论这个时代的教会互相之间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合一,都求主使你看见那个合一的荣耀的教会。求主使你深深的认识,深深的被折服,也深深的爱慕那一个永生上帝的家,那一个上帝的国和那一个圣灵的殿,因为我们是圣灵的殿。

六、越过自己的软弱去看天上的教会

我们听到一些弟兄姊妹的分享他们在警察局受到的各种侮辱,这其实应该分两个部分来说:一个部分是无论谁都不应该受到的侮辱,譬如说殴打。即便是犯了罪的人,也不应该被殴打。还有一部分是违法犯罪的人所当得的羞辱。你明白这个意思吗?只是你被当成了违法犯罪的人。有一些是真正违法犯罪的人,比如小偷、吸毒,他们被带进去接受那样一个正式程序的时候,都会经历这些:全身的检查,就像查尿、查血一样,这些他们都要承受。可是我们去承受的时候,我看到一点,无罪的人,没有真正违法犯罪的人,在派出所里承受了违法犯罪之人所当受的侮辱和剥夺,这见证了基督十字架的意义。这就是福音当中的替代,没有违法的人替那些违法的人受苦,没有违法的人承受了违法的人应当受的那一切。

因此,如果你向人传福音,如果将来有一天,其中一个真的违法犯罪的人信主了,那他就会说:“我经历过这些羞辱和剥夺,但那是我配受的,然而这个人承受过同我一样的羞辱和剥夺,只是他没有犯罪。”

因此如果耶稣的教会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为着福音的缘故承担那些有罪之人所当受的羞辱、剥夺,甚至是牢狱之灾,那么教会就必然会在将来的中国社会欢呼收割,看见那一片片发白的庄稼。因为这就是福音里的一个替代。

昨天,我同一位海外的基督徒分享,他这样说:“你们教会不要跟政府对抗。”我对他讲了一段话:“我想没有人能够抹杀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政府一直在迫害教会,但教会从未与政府对抗,整个家庭教会从来没有与政府对抗过,秋雨圣约教会也从来没有与政府对抗过,这就是福音在中国大陆的见证。”

我常常有机会问那些警察,我问过好多警察这个问题:“在中国的历史上,你能不能找出任何一个群体来,政府迫害了他们半个多世纪,但是他们仍然以和平和忍耐来面对,从来没有在身体上反抗过政府。连少林寺都有武功,请问家庭教会有什么?我们唯有福音,唯有敬拜,唯有祷告而已。如果连传福音、祷告和敬拜都是一种对抗,那我们会对抗到底;除此之外,我们从未对抗过政府。”然而,在中国,信仰是如此的尖锐。我对那个海外的基督徒说:“在我们这里,是没有绅士风度和法治环境作为信仰的背景的,然而在你们那里,如果把绅士风度和法治环境拿掉才可能显示出信仰的真正本质,那么你们有可能只是把教养当作了信仰而已。”

然而,在这样的中国,信仰基督的人却越来越多。之前讲过一个比喻:新娘和她的嫁妆。新娘没有嫁妆的时候,她既没有任何的嫁衣来作为陪衬,也没有外在的良好的环境作背景的时候,就更加彰显出一件事情,就是除了耶稣以外,我们活在这个国家实在是没有什么指望,实在是没有什么盼望。活着不信主,活着不跟随这一位主,活着就真没意思。我盼望每一个基督徒因着对罪恶的认识,因着对自身内心的罪恶的认识,因着对社会弥漫的不公不义而内心伤痛,我们能够真实的感受到这一点:不来信靠这位主,活着真没什么意思。

除了信仰以外,除了我们的良心以外,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去牺牲的,然而若是为着良心的缘故,或是为着信仰的缘故,求主给我们力量,使我们可以去牺牲那一切外在的东西,虽然,我们在上帝的面前说:我们软弱,我们是一群受伤的人,我们不是勇士,我们有困惑,我们有怀疑,我们有软弱,我们有退后。

我昨天同两个姊妹分享说,我里面常常有害怕,常常有软弱,没有谁会不被搅动,我们的心都被搅动;没有谁的心不会摇动,我们的心都会摇动。然而这一段经文,是要我们不要注目于我们现在的摇动,我们现在的软弱,我们和他人以及整个教会的现状,这段经文要我们去看天上的教会,去看荣耀的教会,去看神的国,去看永生神的家,去看圣灵的殿。阿们!

七、美好的见证

我想用两个故事来结束。佛教讲人生的苦,有七种苦,有生老病死,认为比生老病死更厉害的叫“爱别离”,这是爱恨情仇啊,爱却要别离。我就讲两个爱别离的故事给你们听。

第一个,1977年,夏天的某天,在一个监狱里面,看守过来叫:“王明道,有人来看你了。”王明道出来,看到了已经22年没有见面的妻子刘景文。刘景文刚刚出狱,在狱中已经瞎了一只眼睛,王明道的眼睛也不太好,两个人坐下来都看不太清楚对方,那是他们22年来的第一次相逢。然后刘景文就回到上海他们儿子的家里,等着王明道被释放的那一天。这是一个分离22年的一对主忠心的仆人,他们一次爱别离的故事。

第二个,1981年1月,有一位叫郑果的牧师,他赶到香港的机场,在那里等候从广州过来的与他分离了30年的妻子。当他的妻子出来的时候,郑果后来回忆说:“我离开她的时候,她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我现在见到她,她已经是个老太婆了,我差点没有认出她来。”在文革之前他们还能通信,可是文革开始之后,就完全没有一点消息了。很多人都劝他:可能你的妻子早已经不在了,或者她已经嫁人,不然在中国她活不下去的。可是他一直等待着,分离了30年,当他们在香港机场相见的时候,郑果牧师抓住妻子的手说:“这么多年来,你吃什么呀?”因为他们本来有5个孩子,分别了30年,妻子给他带来了25口人。她的妻子说:“吃马太福音6章26节呀,因为你走的时候对我说,‘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天父尚且养活它们,你们岂不是比飞鸟贵重得多吗?’我这些年就是吃马太福音第6章啊。”

让我这样讲,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在中国家庭教会的历史中,神不但藉着教会给了我们至死不渝的信仰,也在家庭教会的历史中给了我们至死不渝的爱情。求主将这样的爱情,求主将主耶稣基督的爱情,那至死不渝的信,那至死不渝的爱,那至死不渝的望,赐给我们,陪伴我们走过艰难的岁月,陪伴我们走过软弱的时候,陪伴我们走过怀疑、困惑、退后的时候。让我们携手,刚强的与软弱的同在,走得快的与走得慢的同在。让我们携手走在这锡安的大道上,直到有一天我们看到,有秋雨之福盖满了这流泪谷。阿们!

我们一起低头来祷告:

主,我们感谢赞美你,你把我们建造在你自己受死复活的根基之上,你把我们建造在你所差遣的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之上。主啊,你把我们建立在那不变的你与天父的永恒当中的救赎之约之上。主啊,让我们知道我们是与圣徒同国的人,让我们知道我们是神家里的人,让家里的人彼此相爱,让家里的人彼此搀扶。在软弱的时候,主啊,我们说我需要家里的人,我需要那圣徒同国的信仰,我需要你所赐给我们的圣灵的能力,叫我们成为圣灵居住的所在。

主啊,帮助我们,让我们怀着对婚姻的盼望,让我们怀着对教会的盼望,我们来忍受那一切的不完美,我们来忍受那一切的彼此的伤害,不是叫我们降低盼望,不去盼望对方会改变,不去盼望弟兄姊妹会改变,不去盼望教会的改变;而是让我们有一个更高的盼望,那个更高的盼望带领我们去接受不完美的现实,在这样的接纳当中,乃是以十字架的方式带来改变,以十字架的方式来迎接明天。

主啊,与我们同在,听我们众人有声无声的祷告,进入你每一个儿女内心的最深处,在那里安慰我们,在那里对我们说亲爱的话,在那里抚慰我们,在那里让我们知道你钉痕的手牵引着我们,在那里我们知道,如同你站在保罗的旁边加给他力量一样,你也站在我们的旁边加给我们力量。感谢赞美主,听我们如此的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打印